鄉飲酒義

  鄉飲酒之義:主人拜迎賓于庠門之外,入,三揖而後至階,三讓而後升,所以致尊讓也。盥洗揚觯,所以致潔也。拜至,拜洗,拜受,拜送,拜既,所以致敬也。尊讓潔敬也者,君子之所以相接也。君子尊讓則不爭,潔敬則不慢,不慢不爭,則遠于鬥辨矣;不鬥辨則無暴亂之禍矣,斯君子之所以免于人禍也,故聖人制之以道。

  鄉人、士、君子,尊于房戶之間,賓主共之也。尊有玄酒,貴其質也。羞出自東房,主人共之也。洗當東榮,主人之所以自潔,而以事賓也。

  賓主象天地也;介僎象陰陽也;三賓象三光也;讓之三也,象月之三日而成魄也;四面之坐,象四時也。

  天地嚴凝之氣,始于西南,而盛于西北,此天地之尊嚴氣也,此天地之義氣也。天地溫厚之氣,始于東北,而盛于東南,此天地之盛德氣也,此天地之仁氣也。主人者尊賓,故坐賓于西北,而坐介于西南以輔賓,賓者接人以義者也,故坐于西北。主人者,接人以德厚者也,故坐于東南。而坐僎于東北,以輔主人也。仁義接,賓主有事,俎豆有數曰聖,聖立而將之以敬曰禮,禮以體長幼曰德。德也者,得于身也。故曰:古之學術道者,將以得身也。是故聖人務焉。

  祭薦,祭酒,敬禮也。擠肺,嘗禮也。啐酒,成禮也。于席末,言是席之正,非專爲飲食也,爲行禮也,此所以貴禮而賤財也。卒觯,致實于西階上,言是席之上,非專爲飲食也,此先禮而後財之義也。先禮而後財,則民作敬讓而不爭矣。

  鄉飲酒之禮: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聽政役,所以明尊長也。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所以明養老也。民知尊長養老,而後乃能入孝弟。民入孝弟,出尊長養老,而後成教,成教而後國可安也。君子之所謂孝者,非家至而日見之也;合諸鄉射,教之鄉飲酒之禮,而孝弟之行立矣。

  孔子曰:「吾觀于鄉,而知王道之易易也。」

  主人親速賓及介,而衆賓自從之。至于門外,主人拜賓及介,而衆賓自入;貴賤之義別矣。三揖至于階,三讓以賓升,拜至、獻、酬、辭讓之節繁。及介省矣。至于衆賓升受,坐祭,立飲。不酢而降;隆殺之義別矣。

  主人酬介工入,升歌三終,主人獻之;笙入三終,主人獻之;間歌三終,合樂三終,工告樂備,遂出。壹人揚觯,乃立司正焉,知其能和樂而不流也。

  賓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衆賓,少長以齒,終于沃洗者焉。知其能弟長而無遺矣。

  降,說屦升坐,修爵無數。飲酒之節,朝不廢朝,莫不廢夕。賓出,主人拜送,節文終遂焉。知其能安燕而不亂也。

  貴賤明,隆殺辨,和樂而不流,弟長而無遺,安燕而不亂,此五行者,足以正身安國矣。彼國安而天下安。故曰:「吾觀于鄉,而知王道之易易也。」

  鄉飲酒之義:立賓以象天,立主以象地,設介僎以象日月,立三賓以象三光。古之制禮也,經之以天地,紀之以日月,參之以三光,政教之本也。

  亨狗于東方,祖陽氣之發于東方也。洗之在阼,其水在洗東,祖天地之左海也。尊有玄酒,教民不忘本也。

  賓必南鄉。東方者春,春之爲言蠢也,産萬物者聖也。南方者夏,夏之爲言假也,養之、長之、假之,仁也。西方者秋,秋之爲言愁也,愁之以時察,守義者也。北方者冬,冬之言中也,中者藏也。是以天子之立也,左聖鄉仁,右義偝藏也。介必東鄉,介賓主也。主人必居東方,東方者春,春之爲言蠢也,産萬物者也;主人者造之,産萬物者也。月者三日則成魄,三月則成時,是以禮有三讓,建國必立三卿。三賓者,政教之本,禮之大參也。

翻譯

  鄉飲酒禮的含義是這樣的:主人走出鄉學門外迎賓,並向賓行再拜禮;主人與賓入門後,彼此先後行了三次作揖之禮才來到堂階前;在升階之前,主人與賓又互相謙讓了三次,然後才主人升堂,賓也升堂。這都是爲了表示對對方的尊重和謙讓。洗過手以後再洗酒杯,然後才舉杯飲酒,這是爲了表示清潔。賓至而主人拜迎,主人洗酒杯而賓拜洗,主人獻酒而賓拜受,賓接受獻酒而主人拜送,賓飲酒畢而主人拜謝幹杯。這些都是爲了表示對對方的敬意。彼此尊重和謙讓,飲食清潔衛生,互相致敬,君子的交往就應當如此。君子彼此尊重謙讓,就不會有爭鬥之事;飲食清潔、\互相致敬,就不會有怠慢之事。沒有怠慢,壹沒有爭鬥,自然就不會有鬥毆和打官司壹類的事。沒有鬥毆和打官司壹類的事,自然也就沒有暴亂的災禍了。這就是君子避免人爲災禍的辦法。所以聖人才制訂了鄉飲酒禮。

  鄉大夫、州長、黨正以及卿大夫在舉行鄉飲酒禮時,酒壺放在東房門與室門之間的地方,這是表示賓主共同享用此酒。兩只壺中有壹只壺盛的是玄酒,這是表示看重玄酒的質樸。菜肴從東房端出,而東方是主人之位,這表示菜肴是主人提供的。在東邊屋檐下設洗,這表示本來是主人自己洗手洗臉的用具,現在也拿來敬事賓客了。賓與主人,象征天與地。介與撰,象征陰與陽。衆賓之長三人,象征曰月星。彼此謙讓三次才壹齊升堂,這象征月朔後三曰方重現光明。主人、賓、介、撰四面對坐,象征四季。天地之間的嚴凝之氣,從西南方向開始,而到了西北方向最爲強盛,這是天地之間的尊嚴之氣,是天地之間的義氣。天地之間的溫厚之氣,從東北方向開始,而到了東南方向最爲強盛,這是天地之間的盛德之氣,是天地之間的仁氣。主人爲了表示尊敬來賓,所以將賓安排在西北的席位上,而將介安排在西南的席位上以輔助賓。所謂賓,在接人待物上的突出特點是義,所以被安排在西北的席位上,以與義氣相應。所謂主人,在接人待物上的突出特點是仁厚德厚,所以在位子東南的席位上就坐,以與仁氣相應;而讓撰坐在東北的席位上以輔助主人。仁義互相交接,賓主各得其所,待客的姐豆合乎要求的數目,這就叫聖明。在此聖明的基礎上又持之以敬,這就叫禮。以禮作爲規範,使大家都能身體力行,這就叫德。所謂德,就是這種身體力行的所得。所以說,古時學習道藝的人,就是要在身體力行上有所得。所以聖人都努力去實行。

  主人向賓進獻酒食,先獻脯酸,賓取脯釀以祭先人;又獻酒,賓取酒以祭先人,這是表示敬重主人之禮。賓又嘗壹嘗肺,表示接受了主人的敬意。賓又嘗了壹口酒,表示成就了主人的獻酒之禮。賓在嘗酒時,坐在席的末端,這是表示此席的真正意義並不在于吃吃喝喝,而在于行禮,這是重禮輕財的表現。賓的幹杯是在西階上,也是表示坐在此席之上並不是只爲了吃吃喝喝,這是先禮後財的表現。人人做到了先禮後財;人民就會興起恭敬謙讓的風氣,而沒有爭鬥之事了。

  鄉飲酒之禮:六十歲以上的人坐著,五十歲的人站著侍候,聽候使喚,這表示對年長者的尊敬。六十歲的人上三個菜,七十歲的人四個菜,八十歲的人五個菜,九十歲的人六個菜,這表示對老人的奉養。百姓懂得尊敬年長者,懂得奉養老人,然後才能在家裏孝順父母、敬事兄長。在家裏能夠孝順父母、敬事兄長,到社會上才能尊敬年長的人和奉養老人,然後才能形成教化。形成了教化,然後國家才能安定。君子教導人們做到孝順父母、敬事兄長的辦法,並不是挨家挨戶地每天不斷地去耳提面命,而是只要在舉行鄉射禮時把人們召.集起來,把鄉飲酒禮演示給他們看,就可以培養他們養成孝順父母、敬事兄長的風氣。孔子說;“我參觀過鄉飲酒禮以後,就知道了王者的教化得到推行是很容易的事。”

  鄉飲酒禮開始之前,主人親自前往邀請正賓和介;至于衆賓,則不須邀請,由他們自己跟著正賓和介而來。到了主人門外,主人向賓行拜禮,向介行拜禮;至于衆賓,主人不拜,只是作壹個揖,就請他們進來了。誰貴誰賤,由此不難看出。進門以後,主人與正賓彼此行了三次揖禮才來到堂階前;升階之前,主人與正賓又互相謙讓了三次才壹齊升堂;升堂以後,主人又拜謝正賓的光臨;入席以後,主人要酌酒獻賓,賓又回敬主人,主人又要先斟酒自飲而後斟酒勸賓再飲:妳推我讓的禮節非常複雜。至于主人對介的招待,禮數就減省多了。至于主人的招待衆賓,那就更簡單了、堂上沒有他們的座位,他們只能登上西階接受獻酒,就在西階上跪著祭,站著飲,飲畢也不用回敬主人就可下堂。招待規格的高低,由此不難看出。樂隊進來,先由歌唱隊員演唱了三首歌曲。演唱完畢,主人向歌唱隊員獻酒。然後吹笙的隊員進來,吹奏了三首樂曲。吹奏完畢,主人向吹笙者獻酒。然後堂上鼓瑟壹歌,堂下吹笙壹曲,這樣交替地各自吹奏了三首。然後堂上的歌、瑟與堂下的笙、磐壹齊合奏,各奏了三首。然後樂隊的領隊報告說:“應該演奏的歌曲都已演奏完畢。”然後就下堂立在西階之東,’面朝北。這時主人的壹個部下對賓舉杯,表示旅酬就要開始。于是設立司正壹人,負責監察飲酒失儀者。由此可知,鄉飲酒禮能夠使大家既玩得高興、和諧而又不流于放肆失禮。旅酬開始,賓先自飲壹杯而後斟酒勸主人飲,主人又先自飲壹杯而後斟酒勸介飲,介又先自飲壹杯而後斟酒勸衆賓飲,都是按照年齡的大小行事,直到侍候賓主盟洗的人爲止。由此可知,鄉飲酒禮能夠使大家無論長幼皆被恩澤而無所遺漏。撤姐之後,大家下堂脫掉鞋子,然後重新升堂入座。下酒菜端上來以後,大家就開始彼此勸酒,不計其數,盡興爲止。飲酒時間的掌握,以早上不耽誤早朝、晚上不耽誤辦事爲原則。鄉飲酒禮結束,來賓退出,主人拜送于門外,自始至終,禮節毫無差錯。由此可知,鄉飲酒禮能夠使大家玩得痛快而又井然有序。來賓中的貴賤分明了,招待規格的高低清楚了,和睦快樂而又不失禮儀,長幼皆被恩澤而無所遺漏,、玩得痛快而又井然有序。做到了這五條,就足以使自己不犯錯誤,國家得到安定。國家得到安定,天下也就自然安定了。所以孔子說:“我參觀過鄉飲酒禮以後,就知道了王者教化的推行是很容易的事。”

  鄉飲酒禮的象征意義:設立正賓以象征天,設立主人以象征地,設立介和撰以象征曰月,設立三賓以象征三光。古人在制禮時,以天地爲原則,以曰月爲總綱,以三光爲輔佐,構成了政教的根本。鄉飲酒禮的牲用狗,在堂的東方加以烹煮,這是效法陽氣的發自東方。洗放在昨階的東南,要用的水又放在洗的東邊,這是效法天地的東方是海。酒蹲裏裝有玄酒,這是教育百姓不要忘本。正賓壹定面南而坐。從五行上來說,東方是春的位置,所謂春,就是萬物萌芽發生的意思,東方産育萬物,這就是聖,也就是生。南方是夏的位置,所謂夏,就是大的意思。南方養育方物,使他長大,這就是仁。西方是秋的位置,所謂秋,就是收斂的意思。按照節令進行收斂進行殺戮,這就是守義。北方是冬的位置,所謂冬,就是中的意思,而中是收藏的意思。所以天子在站立的時候,總是左邊傍著聖,面朝南而向著仁;右邊傍著義,背朝北而依著藏。介壹定面向東而坐,因爲他要在賓主之間起溝通作用。主人壹定要坐在東方。因爲東方是春的位置,而春是萌動的意思,是生産萬物的。主人之所以就東方之位,是因爲招待賓客的壹切飲食也是由主人提供的。月朔後三曰,月亮的陰暗部分才恢複光明,三個月才成爲壹季,所以賓主有互相謙讓三次之禮,建國也壹定要設立三個卿位。鄉飲酒禮設立三位賓長,也是這個意思。這是政教的根本,也是制禮的重要依據。


關于“鄉飲酒義”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