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查詢/“妖魔化”醫生現象愈演愈烈 做個醫生真不容易

  近來,一位醫生感慨:有的患者看病時,居然帶著錄音筆、攝像機,將醫生的一言一行都記錄下來,以便隨時“對簿公堂”。這說明,有的患者把醫生當成了潛在的起訴對象。在這樣的環境下,做個醫生真的太難了!

  眼下,醫患矛盾已成為一個突出的社會問題。許多人都把矛頭指向了醫生,卻很少傾聽醫生的呼聲。事實上,醫生正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表面風光,內心彷徨”,是他們的真實寫照。

  雖然醫生選擇了沉默,但醜化甚至“妖魔化”醫生的現象卻愈演愈烈,極大地傷害了醫務工作者的自尊和感情,使本已緊張的醫患關係更加惡化。

  一些手機短信是這樣描述醫生的:“醫生分兩類,一類是圖財,一類是害命”;“強盜只能搶光你身上的財富,醫生卻能搶光你一生的積蓄”;“醫生越來越像殺手,見死不救,草菅人命;殺手越來越像醫生,出手麻利,不留後患”...這樣的語言,字字如刀,尖刻之極。人們不禁要問:那些在非典時期捨身救人的白衣戰士,真的淪為“殺手”、“強盜”了嗎?

  不可否認,醫療界確實存在很多腐敗問題,百姓深惡痛絕。一些醫生醫德滑坡,利用醫藥購銷、醫療服務、藥品處方、檢查開單等活動,吃回扣,拿提成,牟取不正當利益。這不僅敗壞了醫生的形象,而且損害了人民的利益,貽害無窮,必須堅決遏制和糾正。但是,我們不能因為出現了這些問題,就否定一個行業,否定一支隊伍。我國有600多萬醫務工作者,如果真的都變成了“殺手”,怎麼會有13億人的健康?怎麼會有人均期望壽命72歲的成就?事實上,每一位醫生都希望“妙手回春”,沒有一個人願意患者喪命于自己的手術刀下,這是一個基本常識。那些把醫生稱為“殺手”的說法,既不公正,也不合理。

  從管理學的角度看,任何一個群體的構成都呈“橄欖型”,兩頭小,中間大。極端好和極端壞的部分處於兩端,大部分處於中間。對於醫生這個群體來說,沒有任何特殊性。大多數醫生都是平凡人,他們每天都在平凡的崗位上履行職責,救死扶傷。我們無須忽而把他們奉為“天使”,忽而又視為“魔鬼”。既不要“捧殺”,也不要“棒殺”,才是對他們的真正愛護。

  當前,造成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原因很多。醫生固然難辭其咎,但根本問題還在醫療體制上。對此,我們要辯證地看,不能“一邊倒”,把責任全推給醫生。試想,如果醫生整日生活在偏見和指責之中,他們怎能全心全意地為患者服務?那樣一來,醫學如何進步?社會怎樣和諧?因此,我們最該做的,就是建立一個懲惡揚善的制度,宣導一種良好的社會風尚,寬嚴相濟,懲教結合,使大多數醫生知榮明恥,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利益觀和榮辱觀,最終趨善避惡。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在任何一個社會,醫生都是一個崇高的職業,因為他們肩負著維護人類健康的職責。醫生當自愛,社會也當尊重和關愛醫生。醜化甚至“妖魔化”醫生,既是社會的悲哀,也是社會的恥辱。

關于“醫院查詢/“妖魔化”醫生現象愈演愈烈 做個醫生真不容易”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