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周公解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周公解夢 > 討論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

父親[編輯]

--1.165.160.64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3月23日 (一) 23:25 (CST)

留言:夢見已故父親要離家出走.隔幾天去祭拜時心裡有問..是真的嗎?真的話請給我一個訊息.好讓我知道 隔2天晚上夢見相同場景.也真得在我眼前離開家裡....有勸說不要離開.也有叫家人一同勸說.可是家人完全不理會 請問...父親真的沒在牌位裡嗎?

回復:您好,请放心,并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梦一是请你注意,最近不要到处走动,二是你最近容易在一些锁事中浪费大量的时间,建议你把时间多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夢見養烏龜及異性騷擾狂[編輯]

--123.136.111.12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7月3日 (五) 09:53 (CST)

留言: 您好,解夢人。本人小名瑾辰,今年19歲,女。今日夢見的夢令我感到異常的煩躁,所以希望能從這裡得到一些啟示或是解說,感謝了。但夢境總是模糊無法百分百清楚,我就把我記得的記出來吧。

首先,我夢見自己養了一隻烏龜,大小中等吧…但是屬於幼小年紀的,渾身深綠色,夢中我竟是把它養在我枕頭底下,我用枕頭壓著它,我也這樣睡,而它也沒事。夢中我清楚知道這樣的養法是不正確的,但我還是這麼做,我好像沒有給它什麼吃的,我看它慢慢從裡面爬出來的時候渾身就不禁感到有點不舒服,可能我真的不那麼喜歡烏龜這種動物……但是也不討厭。 後來夢見自己的手機收到很多騷擾信息,是來自一位男性的,而我並不知道具體是誰,像是網友之類的,他好像非常喜歡我、愛慕我,試圖追求可我已有對象,況且我對他無感,甚至感到反感的,他還是沒有停止過一直發信息。然後我夢中唯一記得我最清楚的是這幾句話,類似吧:「好喜歡妳」「喜歡你喜歡到想要殺了你」「殺了你」這類較為偏激的情意。

後來我就夢見自己拿著行李跟一個男生來到一個白色建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來,夢裡我好像是有目的而來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我不能進去,男的可以,後來我竟然是躲在一個墻柱後面更衣……結果拿著行李進去的時候,我經過類似學校食堂的地方,我經過一個開著門的小廚房 裡面很清潔,有兩三個身穿廚師服的廚師。然後我看到其中一位廚師靠在桌邊逗弄一隻烏龜,我靠在門邊看,那隻烏龜正是我養的!他逗得很開心,後來發現我,我問我能進來嗎他說不能,還提示我看門上貼著「閒人免進」的警告牌。所以我只好依在門邊看他們,我看著他跟烏龜玩耍,那烏龜爬行慢條斯理的,然後好像爬到墻上去了,不知道怎麼的……看著烏龜爬行我覺得有點反感。

夢見另一個人格的自己[編輯]

--123.136.111.158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7月6日 (一) 12:51 (CST)

留言: 你好,我是上面那樓的。今天我又做夢了,些許血腥,讓我感到些許煩躁不安,勞煩您幫我解夢,謝謝:) 我夢見另一個人格的自己出現,她仿佛操控著我,我也失神般地跟隨著。她引導著我……將自己的頭給摘下來……也不算摘?擰下來?我不知道,總而言之她就是要我把自己的頭顱給拿下來。我竟然這麼做了……。然後我雙手握著的正是我自己的頭顱,溫熱的還有人體的體溫,頭髮……那些都……活生生的,還活著。然後她笑了,她在我耳邊說:“看啊……這就是你的樣子,你看。” 這樣,然後我第三視角只看到沒有頭的自己,只有血淋淋的脖子及下半身,然後雙手真的捧著自己的腦袋看。

回復:您好,您最近是否有受到騷擾?或是看了您不太喜歡的電影,或遇到了討厭的人?建議您不要順著夢胡思亂想,而是轉移精力去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或者學習一些興趣班。漸漸淡忘這個恐懼的恐嚇,對您比較好!也可以看看娛樂節目,總之讓自己回歸正常的生活,多和家人在一起。

夢見男友[編輯]

--123.136.112.224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7月15日 (三) 14:36 (CST)

留言: 你好呀,解夢人。我夢見自己處在比較低落的時候,我低著頭看似有點無奈、疲憊、沮喪的模樣,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生病了然後在休息。然後我男友他出現了!後來我夢見的是……嗯……有點難為情,但是我夢見他喝了一口咳嗽藥(類似咳嗽藥的藥水,就是想餵我)然後他過來親吻我,用舌吻的方式餵我喝藥,親吻一番之後他溫柔地摸摸我腦袋,仿佛在安撫我讓我安心,別那麼低落。就是想問問夢見舌吻是不是有什麼寓意呢?

回復:預示著近期你要多提防你的競爭對手,避免對方背地裡加害於你或使壞將你陷入不利的位置。

梦见宿舍装修住进一个陌生男子[編輯]

--123.136.117.135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7月17日 (五) 18:07 (CST)

留言: 你好呀,我是楼上的,我女生今年19,我刚在宿舍睡午觉,然后梦见了宿舍当场装修,很吵,然后我醒来一开门就变不一样了,那头多装了一间房间,里面住进一个陌生男子,看来也是新入住得男大学生,他的妈妈也在,然后我去洗澡,那厕所很靠近他房间,不知道为什么装修的很奇怪,我也不会说就是会卡着厕所门的,然后他妈妈好像要走了问他“你要多少?” 他说“20块够了吧 只是问了屋主……(中间忘了 听不清)所以20就够了” 这样好像是妈妈给钱他,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他妈妈跟我毫不相关地从厕所门缝跟我说为什么那个东西那么油?指着别人洗脸霜的东西的,反正不是我的东西。因为我现在的宿舍刚好也是公用的,所以有其他人东西在厕所摆着。然后我现实也有男朋友,只是异地恋,不知道那陌生男子是谁,完全不认识的。

回復:預示著近期你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放好自己的貴重物品,避免家中遭到偷竊。

夢見課室出現天花板有蛇[編輯]

--123.136.117.135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7月19日 (日) 12:11 (CST)

留言: 你好你好,解夢人,又是我哈哈。今天我夢見蛇🐍了。一開始我夢見自己回到了中學課室,不過我現在已經是大學生了。就是我跟老師同學們在課室裡上課,一如往常,突然有人說蛇啊啊之類的,但是每個人都很淡定,我問在哪裡?因為我沒看見,然後他指著天花板的角落,就長長一條附在上面,一動不動,黃黑色打格的。後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很淡定坐在位置上,就我一個驚慌跑來跑去,躲,深怕它掉下來砸到我或者什麼的,就和現實的人一樣啊看到蛇反射性會怕。後來老師不知道去哪拿來一個超級無敵巨大的捕獵網,我不會說,就類似撈金魚那種吧但是尺寸很大,仿佛巨人一樣的,然後老師就把那🐍給拿下,弄在地上,然後又直接用手拿起來,輪流給班上每個同學看,老師是女的,她竟然那麼大膽的嗎QAQ 後來我還是躲來躲去,結果我看到那麼多人冷靜去看,我也好奇是什麼🐍。我還看到有一位同學親吻它的頭……呃呃呃太可怕了。後來我也試探性戰戰兢兢去看呀,但是當我正視它的時候,我的心裡是沒有當初那麼害怕的,只是有點擔心它會不會咬我,然後我看到它旁邊有一雙假眼,偽裝用的,然後我近距離看了之後就趕緊躲起來了,我怕它咬人。就想說問問夢見🐍有什麼寓意嗎?謝謝妳啦。

回復:暗示你壓力很大,渴望提升個人能力,增強自己的能力,還希望有男友。

夢見爸爸教我按自動取款機ATM[編輯]

--123.136.117.118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7月19日 (日) 12:25 (CST)

留言: 如題,還是我,我夢見了爸爸帶我去學習按自動取款機,他教我輸入自己的名字,密碼我是輸入正確的和現實一樣,但是名字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輸入錯。後來又可以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夢到一個非常不可思議且不可能發生的,我那時候穿的是黑色背心+一件黑色外套而已,他好像在我非常專心按取款機的時候拉下我外套了,但我未發覺,後來他莫名其妙不見了,但是我被很多人看 仿佛我沒穿衣服似的,那樣。希望解夢人替我解夢,謝謝你。

回復:意味著不利遠利,工作中、途中註意安全慎防損傷。

梦见陌生老人葬礼上奏乐[編輯]

--175.138.96.35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8月5日 (三) 13:17 (CST)

留言: 你好,我夢見自己在一個小天台上觀望下去,我聽到了老歌的曲調,是一幫樂隊在葬禮上為逝者奏樂,對面樓下那裡正在舉辦喪禮,似乎是一個陌生女性老年人的葬禮,我不認識她,不過我就是夢見自己在俯視看過去,想請問夢見陌生人葬禮及葬禮上奏樂是有何意義呢,或者暗示什麼?謝謝解夢人。

回復:預示著會有好運氣,令人期待。預示可期待的好事會到來。

幫我奶奶問夢:夢見陌生老人躺棺材[編輯]

--123.136.116.215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8月26日 (三) 14:30 (CST)

留言: 你好,我是幫奶奶問夢的。我奶奶說她夢見一個陌生老人躺在棺材裡,可是人是已經往生了的,但是在棺材裡卻會大便。就是想問問這什麼寓意?謝謝。

回復:意味著勿過剛強,少與人失和,好勝心強,有優點亦有缺點。

梦到12岁时伤害我的人[編輯]

--27.125.249.136 (IP 位置 | 誰是 | 貢獻) 2020年9月17日 (四) 10:02 (CST)

留言: 您好,因为是匿名所以我不介意分享我儿时的一些情况,我是女生,今年19岁,那件事过去也7年了吧,其实内容我还是很难说,不过我可以说是性骚扰吧,稍微严重的性骚扰?总之没有进入行为但是是差点就成为“强奸”那种吧。嗯,今天凌晨五点我做噩梦,我梦到那个同学,他又来了,这时候的我们都已经19岁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又相遇了,我们好像在一个佛堂里面上那种孔子的礼仪课之类的,然后他一开始是想要死皮赖脸地赖在我大腿上,他说他想要躺一躺,就一会儿,说的很温柔似的可我是我很害怕,这太恶心了,因为是他所以恶心,我说不要,我不让,然后想要往后退,结果他硬硬压着我把脑袋枕在我大腿上。然后他又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把我压倒,面带非常愉快的笑容,一直笑着看我,试图要扯开我的衣服、强吻等,眼见他几乎快要强上了,但我都在慌张抵抗,然后又说些令我觉得恶心的话,像是“你终于长大了呢” “和那时候的你不一样了吧” 等等的,然后我挣扎着逃跑,然后我跑掉了,来到一个组屋的走廊之类的,他也在,在后面,我们一直绕着圈圈逃跑,一直跑一直跑,他也一直追,都是在转圈圈罢了。然后他说,“你又来了……以前的你也很不乖,怎么现在也这样” “怎么?你到底害怕什么” “我又不会怎么样”之类的,总之他就是一直想要和我发生关系,我非常不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