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查詢/醫患共探討:腎病到底能不能治癒?

使用說明: 友情提示:以下內容僅供參考,自我感覺患病請及時就醫!   每週一次的醫患交流會,是石家莊腎病醫院一直延續下來的傳統。在交流會上,醫生和患者共聚一堂,探討治療過程中的各種體會。患者講他們在臨床康復中的經驗,以供其他患者借鑒。其主管大夫也會根據患者各項指標的恢復情況,做詳細講解。另外還有患者自由提問,專家現場解答等等多樣的形式。

  6月5日,石家莊腎病醫院的交流會在醫院八樓會議室召開,容量四百餘人的會議大廳座無虛席。本次交流會的主題是:腎病到底能不能治癒?

  一家四口人全部得了腎病,我們該怎麼辦?

  來自河北承德的王女士是一位腎病患者,同時也是三位腎病患者的家屬。王女士的父親、母親和姐姐皆患有不同程度的腎病,其中她的母親發現時即已是尿毒癥期。談起一家人的病情,王女士無限感慨,她的三位親人都在石家莊腎病醫院接受過治療,王女士的此次發言主要是針對父親、母親和姐姐的病情分別做了一次剖析。

  王女士:我們家真的算是腎病的特殊家庭了,一家幾口人都有腎病,尤其我母親已于去年去世了;而更不幸的是就在今天上午,我居然又查出患有腎炎。

  我父親有腎囊腫,後來是我母親也被查出患有尿毒癥,剛開始肌酐500多,在我們當地醫院治了一段時間以後,血肌酐反倒上升至1000多。這時候,我姐姐忽感不適,身體有些症狀和母親的一樣,趕緊去醫院裏一查果真也是這病。

  短短兩個月,家裏出了三位重症的腎病患者,我感覺我們的家似乎走到了滅亡的盡頭。後來上網查,就找到了石家莊腎病醫院。

  去年九月份,先是我姐姐來石家莊腎病治療,治療之後效果非常好,然後住了一段時間院就出院回家了。

  姐姐是帶著藥回去的,為了省錢,就沒讓母親來住院。在家鞏固治療期間,就一個藥包仨人一起用。

  就這樣呢,我父親和姐姐身體漸漸好了。各種症狀都基本沒有了,血壓也穩定了,血色素也升上來了,渾身也有勁了,總之效果挺讓我們滿意的。

  唯獨我母親,要說我母親的去世主要原因怪她自己。我母親有個惡習,愛喝酒。有一天我父親去和棋友下棋,回家居然發現地下丟著三個啤酒瓶。醫生早就囑咐過了,是絕對不能讓她再喝酒的,結果她管不住自己。結果,就從那天身體就不行了,最後她說,喝完酒她還開開音響跳了倆小時舞。你說好人這麼折騰也受不了啊!結果母親就這樣走了……

  要說腎病到底能不能治好,從我們家我父親和姐姐的實例上,我覺得能治好。開始來,我就問醫生,我姐姐能不能再活五年?能我就治,不能我不治;醫生說肯定沒問題。然後就在這裏治療了,現在醫生說我姐姐的恢復情況,十年,再多年問題也不大。我覺得也是,醫院一般說的還是比較保守的。

  那麼治療好的關鍵是什麼,我覺得醫生的作用是一方面,患者自身的因素也十分重要。我父親是個比較開明的人,性格也很開朗人也開朗。他這病,他基本不當回事,但醫生囑咐他注意的飲食呀,不過度勞累呀,這個他特別特別注意。還有我姐姐,她也非常注意。我們現在三家人搬到一起住,我照顧著他們倆。我就和他們說,我母親去世就是血的教訓,你們千萬不能像母親自己不顧自己,這樣的話,你們都對不起我。

  今天本來是帶姐姐和父親來醫院復查的,結果自己最近覺得不大舒適,一檢查,腎炎。一家四口都得腎病,你們在坐的沒有比我壓力更大的吧?我現在已經認命了,遭遇什麼事情都要平心靜氣的對待,你著急上火精神壓力大,一點用都沒有。醫生說過,腎病病人最忌諱壓力和驚嚇。我現在就想,身體好好的,比什麼都好。先把病養好了再想其他的。這就是我從我們家總結出來的一點經驗……

  王女士的發言內容可以總結為幾點:配合醫生治療+注意一些禁忌+不要有過度壓力=腎病康復。

  從印尼到中國石家莊,我的治療歷程很長很長。

  王女士發言後,會議現場出現了短暫的熱烈討論,大家對王女士一家的悲慘命運唏噓不已,同時非常認同王女士提出的注意生活禁忌,配合治療的觀點。王女士之後,是從印尼來復診的李先生發言。

  李先生:我是印尼華人,從我爺爺那時候,全家就搬到了印尼生活,所以漢語講的不是很好。

  我是一個多囊腎患者,當時在印尼、新加坡都治療過。去年的時候,我的醫生跟我說,最多一年,我就要進入透析。我不想透析,很害怕,所以就滿世界找治療腎病的醫院。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很多國家都去過了。效果都不好,後來就回到了中國。

  我開始考察了廣州、深圳、南京、北京的幾家醫院。都不太滿意,就準備回國了。回國的前一天,在北京的一家賓館上網,就查到了石家莊腎病醫院的納米中藥。我和我的太太說,我要去石家莊看看,我太太不同意,石家莊能有什麼好醫院?我說我一定要去,大不了我白跑一趟,為了我這病我也要爭取。

  第二天一早就來了石家莊腎病醫院。剛開始來,我的確不相信。醫院規模比我見過的醫院小了太多,不過還是想試試。然後總共住院是十五天,因為事務和簽證問題,我就帶著藥回國了。

  從去年十月到現在,我總共在印尼和新加坡體檢了四次,每次拿體檢表給我的醫生看,他都很奇怪,非問我用什麼藥了?我說我什麼藥也沒用。然後到今年,我的醫生說,你就說吧。肯定是用什麼藥了,照常理說,你的腎臟功能應該逐漸退化,可現在你的腎功能居然在恢復,這都可以稱之為醫學奇跡了。照這樣看,你以後都沒有可能再透析。我就說了,我說在我們中國治療的。

  我的醫生就告訴我,讓我儘快返回中國的這家醫院,繼續治療。我這次回來,一是為了自己的治療,另外,我也誠心邀請石家莊腎病醫院去到印尼或馬來西亞開分院。

關于“疾病查詢/醫患共探討:腎病到底能不能治癒?”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