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義

  古者周天子之官,有庶子官。庶子官職諸侯、卿、大夫、士之庶子之卒,掌其戒令,與其教治,別其等,正其位。國有大事,則率國子而致于大子,唯所用之。若有甲兵之事,則授之以車甲,合其卒伍,置其有司,以軍法治之,司馬弗正。凡國之政事,國子存遊卒,使之修德學道,春合諸學,秋合諸射,以考其藝而進退之。

  諸侯燕禮之義:君立阼階之東南,南鄉爾卿,大夫皆少進,定位也;君席阼階之上,居主位也;君獨升立席上,西面特立,莫敢適之義也。設賓主,

  飲酒之禮也;使宰夫爲獻主,臣莫敢與君亢禮也;不以公卿爲賓,而以大夫爲賓,爲疑也,明嫌之義也;賓入中庭,君降壹等而揖之,禮之也。

  君舉旅于賓,及君所賜爵,皆降再拜稽首,升成拜,明臣禮也;君答拜之,禮無不答,明君上之禮也。臣下竭力盡能以立功于國,君必報之以爵祿,故臣下皆務竭力盡能以立功,是以國安而君甯。禮無不答,言上之不虛取于下也。上必明正道以道民,民道之而有功,然後取其什壹,故上用足而下不匮也;是以上下和親而不相怨也。和甯,禮之用也;此君臣上下之大義也。故曰:燕禮者,所以明君臣之義也。

  席:小卿次上卿,大夫次小卿,士、庶子以次就位于下。獻君,君舉旅行酬;而後獻卿,卿舉旅行酬;而後獻大夫,大夫舉旅行酬;而後獻士,士舉旅行酬;而後獻庶子。俎豆、牲體、薦羞,皆有等差,所以明貴賤也。

翻譯

  古代周天子設立的官職,有壹種叫庶子。庶子負責管理由諸侯、卿、大夫、士的兒子組成的特種部隊,掌管對他們的戒令和教治,辨別他們的等級,確定他們的朝位。國家如有大事,就率領他們到太子那裏報到,太子想怎樣指揮就怎樣指揮。如有打仗的事,就發給他們兵車和盔甲,編成隊伍,設立各級軍官,按照軍法進行管理。因爲他們直屬于太子,所以就不再接受司馬的征調。國家有謠役等事,就把這些貴族子弟單獨編隊,使他們修養品德,學習道藝。春天把他們聚集在大學,秋天把他們聚集在射宮,考查他們的成績,以決定晉升或斥退。

  諸侯舉行燕禮的含義:國君站在昨階的東南方,面朝南向卿作揖,使卿近前,卿稍北進,然後面朝西而立;國君又揖請大夫近前,大夫也都稍向北進,面朝北而立。這是要確定群臣的位置。國君的席位設在昨階之上,這表示國君的席位是主位。國君單獨升堂站立在自己的席上,面朝西方獨自站立,這是表示沒有人敢與他匹敵的意思。是君臣關系而按賓主落座,這表示用的是飲酒致歡的禮數。國君讓宰夫代表自己向賓客敬酒,這是因爲臣下沒有人敢與國君對等行禮。不以公卿爲賓,而以大夫爲賓,這是因爲公卿本來已經夠尊貴了,現在再讓他爲賓,就有與國君匹敵之嫌,所以這樣作含有避嫌之意。作爲臣下的賓客進入庭中,國君要走下壹級台階拱手相迎,這是以賓相待之禮。

  旅酬時,國君首先舉杯向賓客勸酒,壹接著飲國君特賜的酒客在飲酒之前都要下堂向國君行再拜稽首的大禮。國壹君謙讓,小臣前去阻止,于是賓客和臣下又升堂再拜稽首,完成拜禮。是表明臣下應有的禮數。國君以再拜作爲答禮,禮無不氛這是表明君上應有的禮數。臣下竭盡自己的能力爲國立功,君上壹定要以爵位和傣祿作爲回報,這樣臣下就會都樂于竭盡其能去立功,因此就國家安甯、國君安甯。禮無不答,意思是說,作君上的不會讓臣下白白地效力。君上必須說明了正道以引導百姓,百姓跟隨引導而取得收獲,然後國家抽取十分之壹作爲賦稅,其結果是君上用度充足,百姓生活也不匾乏。所以上下和睦親密,沒有互相怨恨。上下和睦親密,互相沒有怨恨,這正體現了禮的作用。這就是君臣上下的大義。所以說,燕禮是用以表明君臣大義的。

  燕禮席位的安排是:賓席在戶墉之間,上卿的席位在賓席之東,小卿的席位在賓席之西,次于上卿;大夫的席位在小卿之西,又次于小卿;士與庶子,堂上沒有席位,在昨階下依次站立。飲酒時,宰夫代國君爲主人。宰夫首先向國君獻酒,國君飲過之後,舉杯向在座的人勸酒;然後宰夫又獻酒給卿,卿飲過之後,又舉杯向在座的人勸酒;然後宰夫又獻酒給大夫,大夫飲過之後,又舉杯向在座的人勸酒;然後宰夫又獻酒給士,士飲過之後,又舉杯向在座的人勸酒;最後才是給庶子獻酒。席前所陳之撰:國君和賓席前,姐肉、脯釀、庶羞皆有;卿大夫席前,有脯釀、庶羞而無姐肉;士以下,唯有脯酸而已。席位有尊卑,獻酒有先後,肴撰有多少,這些都是用來表明貴賤有別的。

關于“燕義”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