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車標/羅孚

羅孚

  “巴黎十天可以誕生一個富翁,但十年也未必能造就一個貴族。”這是英國人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英國——這個北大西洋的島國在幾個世紀內造就了工業革命的空前繁榮時期,同時也積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蘊。這種繁榮催生了很多迄今仍赫赫有名的車廠和品牌,其中就包括英國汽車工業最後的倖存者羅孚(mg-rover)。

  羅孚75的外觀具有英國車獨有的貴族氣質,發動機蓋前沿輕輕遮擋著4個獨立的橢圓形前照燈,大小適度的格柵中央嵌著rover徽標。與車門把手交融的腰線同門檻部位較粗的鍍鉻銀色飾條勾勒出一個極具張力的車身側面。這是英國汽車設計傳統中慣用的線條佈置手法,同樣的設計我們可以在勞斯萊斯的銀天使、銀靈等一系列車型中找到。在整體造型上,它堅持羅孚傳統的弧線形車身和首尾略微下沉的風格,這種造型在視覺上給人以極強的穩定感,但是相對的在風阻係數和行李箱容積方面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並且車身長度和軸距分別只有4749和2749毫米,比同級別的其他車型至少短了100多毫米。使得乘坐空間上打了一些折扣。

  羅孚75擁有與其外觀風格相匹配的內飾。座椅、儀錶台、中控台及各種按鈕開關都大量運用弧線造型,幾乎找不到任何棱角,放眼望去到處都充斥了橢圓形的造型,從儀錶盤、出風口、車門內拉手直到車內各式各樣的按鈕幾乎全是橢圓形的。車內充斥著一股強烈的英國風格。但是執著地遵循傳統風格使它顯得有些落伍,它還在使用傳統的分體式儀錶,中控台的面板更是傳統得不能再傳統,製造工藝和裝配細節上還有不少提高的空間。 傳統歸傳統,羅孚75並不排斥利用先進技術。雙重加固的座椅設計提供了良好的舒適性和支撐力。儀錶的式樣雖然很古老,但它卻是全電子的,中間還有一塊多功能的液晶顯示幕;儀錶台、座椅和頂篷裏面隱藏著8只安全氣囊;它還裝備了其他豪華車上常見的先進裝備比如帶光照感測器的自動空調、帶雨滴感測器的自動雨刷以及防盜系統和倒車雷達。但它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這些裝置都被巧妙地隱藏起來,而不是像某些車子那樣拼命地向人炫耀。

  配備的2.5升v6發動機最大輸出功率130kw/6500rpm,最大扭矩240n·m/4000rpm,使0-100km/h加速在8.2秒內即可完成,最高時速達206km/h。動力還算充沛但是其最大扭矩需要在較高的4000轉才能發出,因此在堵車時頻繁的起步停車總是覺得比人家慢半拍,動力輸出像一名溫文爾雅的紳士;讓75活躍起來也不是很難的事情,4000rpm以上才是它的另一面,引擎如沉睡後突然蘇醒,動力隨著轉數的上升逐漸釋放,從4000rpm發力後只要你繼續供油,它會很堅持地、一如既往地轉向極限直至電腦截油。發動機動力輸出變化如此明顯,用雙重性格來形容這台v6引擎再適合不過了。

  變速箱是比較失分的地方,5速JATCO自動變速箱具有三種駕駛模式:普通模式、運動模式和冬季模式。運動模式可根據車速自動調整車身高度;普通模式中,變速箱將會自動調整各種參數以適應環境,並自動調低一到兩擋以增加車輛的可控性。冬季模式將會自動提高擋位避免車輛在雪地裏打滑。在實際使用過程當中正常模式及運動模式幾乎沒區別,體現不出運動模式的保持高轉換檔或敏捷降檔。全自動操作時的升檔過程還算暢順,但當上斜坡或直道需要加速時,變速箱則遲遲不願意降往低檔,令動力輸出及銜接不太連貫,影響了駕駛樂趣。      

  車身的40%是由高強度鋼製造的;駕駛座和副駕駛座都各有一個前氣囊和一個側氣囊,還有安置在車門窗框內的管狀頭側氣囊,使Rover75的氣囊數達到8個。高強度的車身也使它具有了良好的高速巡航能力,平穩是它的特長所,很適合在一些闊大的道路上疾走,駕駛員不用花太多精力去駕馭,就可保持穩定的直線前進,不像有些車輛令人信心不足而緊張。但是懸掛系統對短波路面的震動過濾的不夠徹底,車身整體會發出“嘭嘭”的另人不悅的震動。

  德、美、日系車對於消費者和愛車人士來說,非常容易接觸,因為滿大街隨便掃上一眼就能看見它們的影子,而來自陰冷、多霧的大西洋孤島、素來產量不大的英國車,對人們來說還是比較陌生的。如果你開上這樣一輛羅孚75行駛在大街上,吸引許多人的目光。此時,端坐在車中的你會有一種自豪感。當然,在享受這種感覺的同時,你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那就是要忍受比較高昂的配件價格以及由於維修站相當“稀有”所帶來的種種不便。

  典雅高貴成為羅孚 75的賣點,它不是要做突出操控或機械設計領先的車廠,它要做的是一間英國車廠應有的貴族氣派。75的確代表了當今英國車獨有的特點:華貴中帶一絲高傲。

關于“汽車車標/羅孚”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