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禮上

  《曲禮》曰:「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賢者狎而敬之,畏而愛之。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積而能散,安安而能遷。臨財毋茍得,臨難毋茍免。很毋求勝,分毋求多。疑事毋質,直而勿有。

  若夫,坐如屍,立如齊。禮從宜,使從俗。夫禮者所以定親疏,決嫌疑,別同異,明是非也。禮,不妄說人,不辭費。禮,不逾節,不侵侮,不好狎。修身踐言,謂之善行。行修言道,禮之質也。禮聞取于人,不聞取人。禮聞來學,不聞往教。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位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鹦鹉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今人而無禮,雖能言,不亦禽獸之心乎?夫唯禽獸無禮,故父子聚麀。是故聖人作,爲禮以教人。使人以有禮,知自別于禽獸。

  太上貴德,其次務施報。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人有禮則安,無禮則危。故曰:禮者不可不學也。夫禮者,自卑而尊人。雖負販者,必有尊也,而況富貴乎?富貴而知好禮,則不驕不淫;貧賤而知好禮,則志不懾。

  人生十年曰幼,學。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壯,有室。四十曰強,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傳。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與耄雖有罪,不加刑焉。百年曰期,頤。

  大夫七十而致事。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幾杖,行役以婦人。適四方,乘安車。自稱曰老夫,于其國則稱名;越國而問焉,必告之以其制。

  謀于長者,必操幾杖以從之。長者問,不辭讓而對,非禮也。

  凡爲人子之禮:冬溫而夏清,昏定而晨省,在醜夷不爭。

  夫爲人子者,三賜不及車馬。故州闾鄉黨稱其孝也,兄弟親戚稱其慈也,僚友稱其弟也,執友稱其仁也,交遊稱其信也。見父之執,不謂之進不敢進,不謂之退不敢退,不問不敢對。此孝子之行也。

  夫爲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遊必有常,所習必有業。恒言不稱老。年長以倍則父事之,十年以長則兄事之,五年以長則肩隨之。群居五人,則長者必異席。

  爲人子者,居不主奧,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門。食飨不爲概,祭祀不爲屍。聽于無聲,視于無形。不登高,不臨深。不茍訾,不茍笑。

  孝子不服暗,不登危,懼辱親也。父母存,不許友以死。不有私財。

  爲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純素。孤子當室,冠衣不純采。

  幼子常視毋诳,童子不衣裘裳。立必正方。不傾聽。長者與之提攜,則兩手奉長者之手。負劍辟咡诏之,則掩口而對。

  從于先生,不越路而與人言。遭先生于道,趨而進,正立拱手。先生與之言則對;不與之言則趨而退。

  從長者而上丘陵,則必鄉長者所視。

  登城不指,城上不呼。

  將適舍,求毋固。將上堂,聲必揚。戶外有二屦,言聞則入,言不聞則不入。將入戶,視必下。入戶奉扃,視瞻毋回;戶開亦開,戶阖亦阖;有後入者,阖而勿遂。毋踐屦,毋踖席,摳衣趨隅。必慎唯諾。

  大夫士出入君門,由闑右,不踐阈。

  凡與客入者,每門讓于客。客至于寢門,則主人請入爲席,然後出迎客。客固辭,主人肅客而入。主人入門而右,客入門而左。主人就東階,客就西階,客若降等,則就主人之階。主人固辭,然後客複就西階。主人與客讓登,主人先登,客從之,拾級聚足,連步以上。上于東階則先右足,上于西階則先左足。

  帷薄之外不趨,堂上不趨,執玉不趨。堂上接武,堂下布武。室中不翔,並坐不橫肱。授立不跪,授坐不立。

  凡爲長者糞之禮,必加帚于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塵不及長者,以箕自鄉而吸之。奉席如橋衡,請席何鄉,請衽何趾。席:南鄉北鄉,以西方爲上;東鄉西鄉,以南方爲上。

  若非飲食之客,則布席,席間函丈。主人跪正席,客跪撫席而辭。客徹重席,主人固辭。客踐席,乃坐。主人不問,客不先舉。將即席,容毋炸。兩手摳衣去齊尺。衣毋撥,足毋蹶。

  先生書策琴瑟在前,坐而遷之,戒勿越。虛坐盡後,食坐盡前。坐必安,執爾顔。長者不及,毋儳言。正爾容,聽必恭。毋剿說,毋雷同。必則古昔,稱先王。侍坐于先生:先生問焉,終則對。請業則起,請益則起。父召無諾,先生召無諾,唯而起。侍坐于所尊敬,毋余席。見同等不起。燭至起,食至起,上客起。燭不見跋。尊客之前不叱狗。讓食不唾。

  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屦,視日蚤莫,侍坐者請出矣。侍坐于君子,君子問更端,則起而對。侍坐于君子,若有告者曰:「少間」,願有複也;則左右屏而待。毋側聽,毋激應,毋淫視,毋怠荒。遊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寢毋伏。斂發毋髢,冠毋免,勞毋袒,暑毋褰裳。

  侍坐于長者,屦不上于堂,解屦不敢當階。就屦,跪而舉之,屏于側。鄉長者而屦;跪而遷屦,俯而納屦。

  離坐離立,毋往參焉;離立者,不出中間。

  男女不雜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栉,不親授。嫂叔不通問,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捆,內言不出于捆。

  女子許嫁,纓;非有大故,不入其門。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與同席而坐,弗與同器而食。父子不同席。

  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幣,不交不親。故日月以告君,齊戒以告鬼神,爲酒食以召鄉黨僚友,以厚其別也。

  取妻不取同姓;故買妾不知其姓則蔔之。寡婦之子,非有見焉,弗與爲友。

  賀取妻者,曰:「某子使某聞子有客,使某羞。」

  貧者不以貨財爲禮,老者不以筋力爲禮。

  名子者不以國,不以日月,不以隱疾,不以山川。

  男女異長。男子二十,冠而字。父前,子名;君前,臣名。女子許嫁,笄而字。

  凡進食之禮,左殽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脍炙處外,酰醬處內,蔥碟處末,酒漿處右。以脯修置者,左朐右末。客若降等執食興辭,主人興辭于客,然後客坐。主人延客祭:祭食,祭所先進。殽之序,遍祭之。三飯,主人延客食胾,然後辯殽。主人未辯,客不虛口。

  侍食于長者,主人親饋,則拜而食;主人不親饋,則不拜而食。

  共食不飽,共飯不澤手。毋專飯,毋放飯,毋流歠,毋咤食,毋齧骨,毋反魚肉,毋投與狗骨。毋固獲,毋揚飯。飯黍毋以箸。毋嚃羹,毋絮羹,毋刺齒,毋歠醢。客絮羹,主人辭不能亨。客歠醢,主人辭以窭。儒肉齒決,幹肉不齒決。毋嘬炙。

  卒食,客自前跪,徹飯齊以授相者,主人興辭于客,然後客坐。侍飲于長者,酒進則起,拜受于尊所。長者辭,少者反席而飲。長者舉未釂,少者不敢飲。長者賜,少者、賤者不敢辭。賜果于君前,其有核者懷其核。禦食于君,君賜余,器之溉者不寫,其余皆寫。

  馂余不祭。父不祭子,夫不祭妻。禦同于長者,雖貳不辭,偶坐不辭。羹之有菜者用梜,其無菜者不用梜。

  爲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絺。爲國君者華之,巾以绤。爲大夫累之,士疐之,庶人龁之。

  父母有疾,冠者不栉,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禦,食肉不至變味,飲酒不至變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複故。

  有憂者側席而坐,有喪者專席而坐。

  水潦降,不獻魚鼈,獻鳥者拂其首,畜鳥者則勿拂也。獻車馬者執策綏,獻甲者執胄,獻杖者執末。獻民虜者操右袂。獻粟者執右契,獻米者操量鼓。獻孰食者操醬齊。獻田宅者操書致。

  凡遺人弓者:張弓尚筋,弛弓尚角。右手執箫,左手承弣。尊卑垂帨。若主人拜,則客還辟,辟拜。主人自受,由客之左接下承弣;鄉與客並,然後受。進劍者左首。進戈者前其鐏,後其刃。進矛戟者前其镦。

  進幾杖者拂之。效馬效羊者右牽之;效犬者左牽之。執禽者左首。飾羔雁者以缋。受珠玉者以掬。受弓劍者以袂。飲玉爵者弗揮。凡以弓劍、苞且、箪笥問人者,操以受命,如使之容。

  凡爲君使者,已受命,君言不宿于家。君言至,則主人出拜君言之辱;使者歸,則必拜送于門外。若使人于君所,則必朝服而命之;使者反,則必下堂而受命。

  博聞強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謂之君子。君子不盡人之歡,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禮》曰:「君子抱孫不抱子。」此言孫可以爲王父屍,子不可以爲父屍。爲君屍者,大夫士見之,則下之。君知所以爲屍者,則自下之,屍必式。乘必以幾。

  齊者不樂不吊。

  居喪之禮,毀瘠不形,視聽不衰。升降不由阼階,出入不當門隧。居喪之禮,頭有創則沐,身有瘍則浴,有疾則飲酒食肉,疾止複初。不勝喪,乃比于不慈不孝。五十不致毀,六十不毀,七十唯衰麻在身,飲酒食肉,處于內。生與來日,死與往日。知生者吊,知死者傷。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傷;知死而不知生,傷而不吊。吊喪弗能赙,不問其所費。問疾弗能遺,不問其所欲。見人弗能館,不問其所舍。賜人者不曰來取。與人者不問其所欲。適墓不登壟,助葬必執绋。臨喪不笑。揖人必違其位。望柩不歌。入臨不翔。當食不歎。鄰有喪,春不相。裏有殡,不巷歌。適墓不歌。哭日不歌。送喪不由徑,送葬不辟塗潦。臨喪則必有哀色,執绋不笑,臨樂不歎;介胄,則有不可犯之色。

  故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下之。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側。

  兵車不式。武車綏旌,德車結旌。史載筆,士載言。前有水,則載青旌。前有塵埃,則載鳴鸢。前有車騎,則載飛鴻。前有士師,則載虎皮。前有摯獸,則載貔貅。行:前朱鳥而後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招搖在上,急繕其怒。進退有度,左右有局,各司其局。

  父之雠,弗與共戴天。兄弟之雠不反兵。交遊之雠不同國。四郊多壘,此卿大夫之辱也。地廣大,荒而不治,此亦士之辱也。

  臨祭不惰。祭服敝則焚之,祭器敝則埋之,龜策敝則埋之,牲死則埋之。凡祭于公者,必自徹其俎。

  卒哭乃諱。禮,不諱嫌名。二名不偏諱。逮事父母,則諱王父母;不逮事父母,則不諱王父母。君所無私諱,大夫之所有公諱。《詩》、《書》不諱,臨文不諱。廟中不諱。夫人之諱,雖質君之前,臣不諱也;婦諱不出門。大功小功不諱。入竟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

  外事以剛日,內事以柔日。

  凡蔔筮日:旬之外曰遠某日,旬之內曰近某日。喪事先遠日,吉事先近日。曰:「爲日,假爾泰龜有常,假爾泰筮有常。」

  蔔筮不過三,蔔筮不相襲。龜爲蔔,策爲筮,蔔筮者,先聖王之所以使民信時日、敬鬼神、畏法令也;所以使民決嫌疑、定猶與也。故曰:「疑而筮之,則弗非也;日而行事,則必踐之。」

  君車將駕,則仆執策立于馬前。已駕,仆展軨、效駕,奮衣由右上取貳綏,跪乘,執策分辔,驅之五步而立。君出就車,則仆並辔授綏。左右攘辟,車驅而驺。至于大門,君撫仆之手而顧,命車右就車;門闾溝渠,必步。

  凡仆人之禮,必授人綏。若仆者降等,則受;不然,則否。若仆者降等,則撫仆之手;不然,則自下拘之。客車不入大門。婦人不立乘。犬馬不上于堂。故君子式黃髪,下卿位,入國不馳,入裏必式。

  君命召,雖賤人,大夫士必自禦之。介者不拜,爲其拜而蓌拜。祥車曠左,乘君之乘車不敢曠左;左必式。仆禦、婦人則進左手,後右手;禦國君,則進右手、後左手而俯。國君不乘奇車。車上不廣咳,不妄指。立視五巂,式視馬尾,顧不過毂。國中以策彗恤勿驅。塵不出軌。國君下齊牛,式宗廟。大夫士下公門,式路馬。乘路馬,必朝服載鞭策,不敢授綏,左必式。步路馬,必中道。以足蹙路馬刍,有誅。齒路馬,有誅。

翻譯

  《曲禮》上說:壹個有地位的人,心中時刻都要有個“敬”字,外表要端莊,像是俨然若有所思樣子,說話要態度安祥,句句在理。做到這三點,才會使人們安甯啊!

  傲慢之心不可産生,欲望不可放縱無拘,志氣不可自滿,享樂不可無度。

  對于道德、才能勝于己者,要親近和尊敬他,畏服並愛戴他。對于自己所喜愛的人,不可只知其優點,而不知其缺點;對于自己所憎惡的人,不可只知其缺點,而不知其優點。自己有了積蓄,要分給貧窮的人。居安思危,能夠及時改變處境。面對財物,不可苟且據有;面對危急,不可苟且逃避。在小事上爭訟,不可求勝;分配財物,不可求多。對自己不懂的事情不可裝懂,對自己已經搞懂的東西,回答別人時,要歸功于師友,不可據爲自己的發明。

  至于坐的樣子,要像祭祀時的屍那樣端重;立的樣子,要像齋戒時的人那般恭敬。禮節要順應事之所宜,出使要順應當地的風俗。

  所謂禮,是用來確定人與人之間關系的遠近,判斷事情的疑似難明,分別事情的何時當同何時當異,明辨事情的得禮或失禮。依禮而言,不可隨便地取悅于人,不可說做不到的話。依禮,做事不得超過自己的身份,不得侵犯侮慢他人,也不得隨便地與人套近乎。涵養自己的德性,實踐自己的諾言,這就叫做完美的品行。行合忠信,言合仁義,這才是禮的實質。依禮,聽說過招致賢人是要用他的德行來影響教化,沒聽說過招致賢人只是要他當塊招牌而已。依禮,聽說過有學生主動來到師門拜師學藝的規矩,沒有聽說過老師反而到學生住處去施教的。

  上古時,人們崇尚“德”,後來卻講求施報。禮崇尚往來。施人恩惠卻收不到回報,是不合禮的;別人施恩惠于已,卻沒有報答,也不合禮。人們有了禮的規範,社會便得以安定,少了禮社會便會傾危,所以說:“禮,不能不學啊!”禮的實質在于對自己卑謙,對別人尊重,即使是挑著擔子做買賣的小販,也壹定有令人尊敬的地方,更何況富貴的人呢?身處富貴而懂得愛好禮,就不會驕橫過分,身處貧賤而知道愛好禮,那麽志向就不會被屈服。

  男子長到十歲叫做幼,這時候該出外上學了;二十歲叫做弱,這時候就該加冠了;三十歲叫做壯,這時候就該娶妻了;四十歲叫做強,這時候就該做官了;五十歲叫做艾,這時候就該參與國家的政事了;六十歲叫做耆[qí] ,這時候就該役使他人了;七十歲叫做老,這時候就該把家事交給兒孫掌管了;八九十歲的人叫做耄[mào] ;七歲的孩子叫做悼。被稱爲耄與悼的老人和幼兒,即令有罪,也不對他們判刑。百歲老人叫做期,兒孫要盡心加以供養。

  大夫級別的官員,到了七十歲就可以把所掌管的事情交還君主而告老。如果告老未得允許,那麽君主壹定要賜給大夫幾和杖,在本國因公外出,可以有婦人陪從。若出使異國,可以乘坐安車。在上述場合與人講話,可以自稱“老夫”,但在朝廷上與自己的國君講話則要自稱己名。鄰國來問,國君必問于老者以答之。

  和長輩商議事情,壹定要隨身帶著幾杖去。長輩有所問,如果不先謙讓壹番而回答,就不合乎禮的規定。

  凡是作子女的都應做到冬天讓父母過得溫暖,夏天讓父母過得涼爽,晚上替他們鋪床安枕,早晨向他們問候請安。與平輩相處,不可發生爭執。

  凡是做兒子的,可以以父親的名義將某些財物送人,把壹般財物贈人,還可以商量,但絕對不能贈送車馬。所以本鄉本土都稱贊他的孝順,兄弟親戚都稱贊他的善良,同僚們都稱贊他的敬愛兄長,同志們都稱贊他的對人厚道,和他有來往的人也都稱贊他的誠實可靠。見到父親的同志,若不叫上前就不敢上前,若不叫退下就不敢退下,若不間,不敢首先發話。就像對待父親壹般。這樣做才算是孝子的行爲。

  作兒子的,出行之前壹定要當面禀告父母,回到家裏也要這樣。出遊必須有壹定的去處。學習壹定要有備忘的記事簿。平常講話不可在自稱中帶有“老”字。對于年長自己壹倍的人,應當待之如父;對于年長十歲的人,應當待之如兄;對于年長五歲的人,雖可以並肩而行,但仍須略微退後。平輩五人同居壹處,應讓年長者另坐壹席。

  作兒子的,家居不可占據室內的西南隅,不可坐在席的中間位置,不可走在路的當中,不可立在門的當中。遇有宴請賓客的事,如何招待,自有家長裁決,不可自作主張;舉行祭祀的時候,不可充當屍的角色。要時刻留心父母的意旨,先意承歡,不要等到父母發話或指使才辦。不要登高,不要臨深。不隨便诋毀他人,不隨便嘻笑。

  孝子不在冥暗之中做事,不行險以僥幸,怕給雙親帶來不善教子的惡名。雙親健在,不應承諾爲朋友報仇、賣命,也不應有私財。

  當兒子的,如果雙親健在,戴的帽,穿的衣,不可用素色鑲邊(因爲那樣有點像喪服)。主持家事的孤子,戴的帽,穿的衣,可用素色而不用彩色鑲邊,以此表達其持久的哀思。

  切記不可給兒童做出說謊話的榜樣。兒童不宜穿皮衣和裙子。兒童立必正向壹方,不得作出歪頭聽人講話的樣子。如果長輩要拉著兒童的手走路,兒童就應雙手捧著長輩的手。長輩在或背或抱小兒時應當傾頭與語,小兒也應該掩口回答。

  跟隨先生走路,不應跑到路的另外壹邊和別人說話。在路上碰見先生,要快步上前,正立拱手。先生和自己講話,就回答;先生不與自己講話,就快步退下。跟隨長者登上丘陵,壹定要向長者所視的方向視去。登上城牆,不要指東畫西,不要大呼小叫,以免蠱惑人心。

  將要到別人家去,凡事當求合理,不可失之粗野。將要進入人家的堂室,壹定要發出較大的聲響。戶外有兩雙鞋子,聽見室內的說話聲音才可進去,否則就不進去。將要進門,目光壹定要向下。進門以後要神情肅敬,目光不要東張西望,上下掃視。如果門本來是開著的,就讓它仍舊開著;如果門本來是關著的,就讓它仍舊關著。如果後面還有人進來,就把門輕輕關上,但不能關緊。進門時不要踩著別人脫在戶外的鞋。將入席位,不要跨越坐席,應提起裙子的下擺走向席位下角。坐定之後,要謹慎地應對。

  大夫、士進出國君的大門,應由門橛的右邊走,也不得踐踏門坎。

  凡和客人壹道進門,每到壹個門口都要讓客人先入。客人來至主人內室門口,主人要請客人稍等,而自己先進去鋪好席位,然後再出來迎接客人,主人請客先入,客人要推辭兩次,主人這才引導客人入室。主人進門後向右走,客人入門後向左走,主人走向東階,客人走向西階。如果客人身份較主人卑下,就應隨主人走向東階,要等主人壹再謙讓,然後客人才又拐回西階。到了階前,主客又互相謙讓誰先登階。謙讓的結果主人先登,客人跟著,主人登上壹階,客人跟著登上壹階,每階都是先舉壹足,而後舉另壹足與前足並攏,如此這般地壹步接著壹步地上去。上東階的主人應先舉右足,上西階的客人應先舉左足。

  在離帷簾遮擋較遠的地方不要快步走,堂上不要快步走,手中拿著玉器時也不要快步走。堂上走路要用小碎步,堂下走路可以用大步,室內走路不可張開兩臂。和別人坐在壹起不可橫起胳膊。把東西交給站著的人則自己不應跪,把東西交給坐著的人則自己不應立。

  凡是爲長者掃除席前之禮,壹定要用掃帚遮住畚箕。掃的時候要壹手持帚掃地,壹手舉起衣袖遮住掃帚,邊掃邊退,這樣就不會使灰塵飛揚,汙及長者。撮垃圾時,要使畚箕朝向自己。雙手捧席要橫著,像井上桔棒那樣左端昂起右端低垂。爲尊者鋪設坐席,要問面向何方;爲尊者鋪設臥席,要問腳朝何方。席是南北方向鋪設的,以西方爲尊位;東西方向鋪設的,以南方爲尊位。若不是請來吃飯的客人,席要散開些,壹般說來,席與席之間要有壹丈的距離。當主人跪著爲客人整理席位時,客人也要跪著並且按住席子說不敢當。客人提出要撤去重疊的席子時,主人要壹再地表示辭讓阻止。客人就席之後,主人才能坐下。主人如果不問話,客人不可率先發話。

  將就席,要儀容莊重,不可有失常態。兩手提起衣裳的下緝,使下緝離地壹尺左右,這樣才不致于腳踩著衣裳。不要掀動上衣。邁步不要慌裏慌張,以免腳下有失。如果在當行的路前放有先生的書冊琴瑟,就要跪下來把它們移開,千萬不可從上面跨越過去。不是飲食之座,應盡量往後坐;飲食之座,則要盡量靠前。坐要安穩,始終保持自然的神態。長者沒有提及的事,不要隨便插嘴打斷。要神情端莊,恭恭敬敬地聽先生講話。不可把別人的見解說成是自己的見解,不可沒有主見,人雲亦雲。說話壹定要以曆史事實爲根據,也可引述先王之言爲根據。在先生身邊陪坐,先生問到自己,要等到他的問話終了再回答。向先生請教書本中的問題,要起立;請先生把不明白的地方再講壹遍,也要起立。父親召喚時,不可用“諾”來答應;先生召喚時,也不可用“諾”來答應;應該用“唯”來回答,同時起立。在所尊敬的人身邊陪坐,要盡量靠近,不要使自己的席端留有余地。見到同輩的人來,可不起立。見到執掌火炬的人來,要起立。見到端飯的人來,要起立。見到主人的貴客來,要起立。晚上座談,不可使客人發現有許多火炬柄,否則,客人將誤會爲主人不欲留客久坐。在貴客面前不得大聲喝斥狗。主人請客人進食時,客人不可吐口水。

  在君子身旁陪坐,如果看到君子打哈欠伸懶腰,或是准備拿起手杖和穿鞋,或是據太陽的位置看時間的早晚,陪坐者就該主動告退了。在君子身旁陪坐,君子如果問及另外的事,陪坐者要起立回答。在君子身旁陪坐,如果有人進來說:“想借用片刻空閑,有話要講。”這時候,陪坐者就應暫時避開,在不影響來人說話的地方等待。不要側耳探聽別人的說話,不要粗聲大氣地答應,不要轉動眼珠斜看,不要做出無精打采的樣子。走路不要露出傲慢的樣子,站立時要雙腿挺直,不可壹腿直立,壹腿打彎,坐著時不要像畚箕壹樣把雙腿叉開,睡覺時不要俯臥。頭發要用帛束好,不要讓它像假發那樣下垂。帽子不可隨便脫下,幹活時不要脫衣露體,熱天也不要撩起裙子。

  凡在長者身旁陪坐,要把鞋子脫在階下,不可穿著鞋子上堂。脫下的鞋子切莫放在當階,以免妨礙後來者升堂。穿鞋時,要跪著拿起鞋子,退到壹旁再穿。如果面向長者穿鞋,就要跪著把鞋子旋轉180度,然後彎腰穿上。

  遇到兩個人並排坐著或並排立著,自己就不要再插身其間。遇到兩個人並立,不要從他們中間穿過。男女不可同坐在壹起,不可共用同壹個衣架,不可共用同壹面巾和梳子,不可親手互相遞交東西。小叔和嫂嫂不互相問候。不可讓庶母洗自己的下身衣裳。男人談的事情不得讓女人知道並幹預,女人談論的事情也不可讓男人知道並幹預。街談巷議不得帶入閨房;婦女在閨房所講的話也不得拿到外邊宣揚。女子訂婚之後,就要頭上佩戴彩帶,表示已經有主了。沒有大事,不得進入其居室之門。姑母、姐妹、自己的女兒,出嫁以後回到娘家,兄弟不可與之同席而坐,不可與之共用同壹器皿進食。父子不可同席而坐。男女之間,如果沒有媒人往來提親,就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如果女方還沒有接受財禮,雙方就不會有交往,更不會關系親密。因此,結婚的年月日要向官方登記,還要齋戒禀告祖先,還要置辦酒席邀請鄉鄰、同事、朋友,如此鄭重其事,就是爲了強調男女之別。娶妻不得取同姓女子,所以買妾不知她的本姓,就得通過占蔔決定可否。寡婦的兒子,除非表現出具有卓異的才能,不得和他交朋友。

  祝賀娶妻者,如果祝賀者本人不在場,其所派使者應當這樣說:“是某君派我來的,某君聽說您要宴請賓客,特派我來進獻壹點酒食。”對于貧窮的人,就不必苛求他非要以貨財爲禮了;對于年老的人,就不必苛求他非要以體力爲禮了。

  凡陳設便餐,帶骨的肉放在左邊,切好的大塊肉放在右邊,飯食放在人的左手方,羹湯放在人的右手方;細切的肉和烤熟的肉放在盛肴胾的器皿之外,離人遠些;醋和肉醬放在盛肴胾的器皿之內,離人近些。蒸蔥放在醋和肉醬之左,酒和漿放在羹湯之右。如果還要擺設幹肉,則彎曲的在左,挺直的在右。如果客人的身份較主人卑下,就應端著飯碗起立,說自己不敢當此席位,這時主人就要起身勸說客人不要客氣,然後客人才又落座。主人請客人和他壹道祭食。祭飯食的方法是,主人先擺上哪壹種就先祭哪壹種。祭肴馔的方法是逐壹祭之,祭個遍。吃過三口飯後,主人要請客人吃切好的大塊肉,然後請客人遍嘗各種肴馔。如果主人尚未吃完,客人不可漱口表示已經吃飽。陪著長者吃飯,如果主人親自布菜,要拜謝之後再吃;主人不親自布菜,就不必拜謝,可以徑自動手取食。大夥兒共同吃飯,要注意謙讓,不可自顧自己吃飽。大夥兒共同吃飯,要注意手的衛生。不要把飯搓成團,不要把多取的飯再放回食器,不要大口喝,以免滿口汁液外流,不要吃得啧啧作響,不要啃骨頭,以免弄出聲響,不要把咬過的魚肉再放回食器,不要把骨頭扔給狗,不要爭著搶著吃好吃的東西,不要爲了貪快而揚去飯中的熱氣,吃黍米飯不要用筷子,羹湯中的菜要經過咀嚼,不可大口囫掄地吞下,不要當著主人的面調和羹湯。不要當衆剔牙,不要喝肉醬。客人如果調和羹湯,主人就要道歉,說不會烹調。客人如果喝肉醬,主人就要道歉,說由于家貧以至于備辦的食物不夠吃。濕軟的肉可以用齒咬斷,幹硬的肉不可以用齒咬斷,就須用手擘而食之。吃烤肉不要壹口吞壹大塊。食畢,客人要從前面跪著收拾盛飯菜的食器並交給在旁服務的人,這時主人要連忙起身,說不敢勞動客人,然後客人再坐下。陪伴長者飲酒,看見長者將給自己斟酒就要趕快起立,走到放酒樽的地方拜受。長者說不要如此客氣,然後少者才回到自己的席位准備喝酒。長者尚未舉杯飲盡,少者不敢飲。長者有所賜,作晚輩的、作童仆的不得辭讓不受。國君當面賜食水果,有核的要把核藏在懷裏,不可吐到地上。伺候國君吃飯,國君賜以剩余之食,這時就要看盛食之器是否可以洗滌。若是可以洗滌的食器,則就原器取食,不必倒入另外的器皿;若是不可以洗滌的食器,就要統統倒入另外的器皿取食。這是怕弄髒了國君的食器。吃剩余之食不須行祭食之禮。父親吃兒子剩余之食,丈夫吃妻子剩余之食,也都不祭。陪同長者參加宴會,如果主人厚待少者如同長者壹樣,少者不用說客氣話。作爲宴席上的陪客,也不用講客氣話。湯裏如果有菜,就要用筷子來夾;如果沒有,則不用筷子,只用湯匙。爲天子削瓜,先削去皮,再切成四瓣,攔腰橫切壹刀,然後用細葛布蓋上。爲國君削瓜,先削去皮,再壹分爲二,也攔腰橫切壹刀,然後用粗葛布蓋上。爲大夫削瓜,只要削去皮即可,不蓋任何東西。士人只切掉瓜蒂,再橫切壹刀。庶人在切除瓜蒂之後就捧著整個瓜啃吃。

  父母生病,成年的兒子由于心中憂慮,頭忘記了梳,走路也不像平日那樣甩開雙臂,開玩笑的話也不講了,樂器也不彈奏了,吃肉只是少量地吃壹點,飲酒也不至于喝到臉紅,沒有開懷的大笑,發怒也不至于罵人。父母病愈,作兒子的才恢複常態。父母有病的人要獨席而坐,父母去世不久的人只坐單層的席子。

  雨水多的時節,不須以魚鼈獻人。凡獻野鳥要扭轉其首以防其啄人,獻家禽則不須如此。獻車馬者,只要呈上馬鞭和登車索就可以了,獻铠甲者,只要呈上頭盔就行了。獻手杖者,要自己手執杖的末端。獻俘虜的時候要抓緊他的右臂。獻粱、稻壹類谷物者,只要呈上可以兌取的證券就行了。獻米者,可以呈上量米的容器。獻熟食者,要先送上醬類和切碎的腌菜。獻田地房産者,只要呈上田契房契即可。

  凡是送人弓的,如果弓弦己經張緊,就要弓弦向上,如果弓弦尚未張緊,就要弓背向上,同時右手拿著弓的壹頭,左手托著弓背的中部。授受雙方彼此鞠躬爲禮。如果主人下拜,客人要退避,避開主人的拜,表示不敢當。如果是主人自己接受弓,就要從客人左手方接住弓背的中部,用右手接住弓的下頭,與客人面朝同壹方向並排而立,然後接過弓來。送別人劍,要劍柄向右。送別人戈,要以戈柄朝前,戈刃向後。送別人矛或戟,也要以柄向前。

  送人幾案和手杖,要擦拭幹淨。獻馬獻羊要用右手牽著。獻犬則用左手牽著。以鳥送人,要鳥頭向左。以羊羔和雁送人,要在羊羔和雁身上蒙上彩色畫布。接受珠玉,要用雙手捧著。接受弓劍,要用衣袖承接。用玉杯飲酒,不要揮揚,以免失手打破。凡是被尊者派去贈送弓劍、苞且、箪笥的人,在捧起這些禮物接受使命時,其儀態要像是臣受君命出聘他國那樣。

  凡是被國君派作使臣的人,接到使命之後就不得在家逗留,要立刻出發。傳達國君命令的使者來到,主人就要穿上朝服在門外拜迎使者,並說有勞尊駕。使者回去時,還要到門外拜送。如果派人到國君那裏去,就得像親自朝見國君那樣,先穿上朝服再派遣使者。使者從國君那裏回來,壹定要下堂迎接使者帶來的君命。

  博聞強記而能謙讓,樂于作善事而不懈怠,這樣的人就叫做君子。君子不要求別人時時事事都說自己好,也不要求別人時時事事都要對得起自己,這樣,交情才能始終保持。

  《禮經》上說:“君子抱孫不抱子。”這話的意思是,祭祖時,孫子可以充當代表祖父的屍,而兒子則不可。充當代表已故國君之屍的人,大夫和士遇到他都要下車致敬。如果國君知道某人是屍,也要下車致敬。而爲屍者壹定要憑轼答謝。屍登車時,要用幾來墊足。齋戒的人,不可聽音樂,也不可到別人家吊喪。

  居喪之禮:允許由于悲傷而消瘦,但不至于形銷骨立,視力和聽力不可衰退,上堂下堂不走家長常走的東階,出入大門不走門外當門之中道。居喪之禮:頭上生了瘡,可以洗頭;身上長了瘡,可以洗澡。有了病,這是特殊情況,可以飲酒吃肉,但病愈之後就要照舊。如果悲傷過度壞了身體而不能承擔喪事,那就等于不慈不孝。五十歲的人,允許因悲傷而消瘦,但不可過分。六十歲的人,可以不因悲傷而消瘦。七十歲的人,只須披麻帶孝就行,可以飲酒吃肉,可以住在自己的居室內。

  辦喪事的規矩,凡是涉及生者的,如成服和持喪棒,應從死者死之次日開始計算;凡是涉及死者的,如殡斂和埋葬,應從死者死之當天開始計算。如果是與死者家屬有交情的,應去慰問死者家屬;如果是與死者本人有交情的,應去哀悼葬者。只與死者家屬有交情而與死者本人無交情,就只須慰問而不須哀悼;反之,則只須哀悼而不須慰問。

  慰問喪家,如果不能提供財物上的幫助,就不要問辦喪事的花費。探視病人,如果不能有什麽饋贈,就不要問病人需要什麽。見到行人,如果不能留宿,就不要問他住在什麽地方。贈人物品,不要叫人來取,而要派人送去,給人東西,不要問人想要與否。

  到墓地去,不要上到墳頭上。參加葬禮必須助挽柩車。參加追悼,不可嬉笑。與人作揖,必須離開原位。望見運柩車,不可唱歌。進入喪家,走路不要張開兩臂。吃飯時不可唉聲歎氣。鄰居有喪事,即使在春米時也不可喊號子。鄰裏有停殡待葬的,就不要在街巷中唱歌。到墓地上,不要唱歌。吊喪之日,不要唱歌。護送柩車,不要走小路。挽著柩車,不要只顧自己而避開路上的積水。參加追悼壹定要有哀傷的表情。助挽柩車時不可嬉笑。聽音樂時不可歎氣。披上铠甲戴上頭盔,就要表現出不可侵犯的神態。所以君子小心謹慎,在什麽場合就要有什麽場合的神態。

  遇到國君憑轼行禮時,大夫就要下車示敬。遇到大夫憑轼行禮時,士就要下車示敬。禮制不下及于庶人,刑罰不上及于大夫。受過刑罰的人,不宜讓他在國君左右。乘兵車時不須憑轼行禮。天子所乘的武車,旌旗是招展著的,意在宣揚威猛;天子所乘的德車,旌旗是纏在旗竿上的,以示德美于內,不尚赫奕。

  如果國君去參加會盟,隨行的史官要負責攜帶文具,司盟的士要負責准備好有關盟辭。在隊伍行進的途中,前面發現水,前導的警衛就豎起畫有青雀的旌旗以警衆;發現塵土飛揚,就豎起畫有鳴鸢的旌旗以警衆;發現車騎,就豎起畫有飛鴻的旌旗以警衆;發現兵衆,就用竿子舉起虎皮以警衆;發現猛獸,就豎起畫有貔貅的旌旗以警衆。凡行軍之陣,前鋒以畫有朱雀的旗子爲標志,後衛以畫有玄武的旗子爲標志,左翼以畫有青龍的旗子爲標志,右翼以畫有白虎的旗子爲標志。中軍則以北鬥七星旗爲令旗。所以士卒堅勁奮勇,如天帝之威怒。前進後退,都有壹定的法度。左右兩翼,也各有主官負責。

  對于殺父的仇人,作兒子的必須與他拼個死活,什麽時候殺了他什麽時候才算罷休。對于殺害兄弟的仇人,要隨時攜帶武器,遇見就殺。對于殺害朋友的仇人,如果他不逃到別國去,見即殺之。

  如果國都的四郊築有許多防禦工事,那是卿、大夫的恥辱。土地盡管廣大,如果任其荒廢而不加治理,那是地方官長的恥辱。

  參加祭祀,不得怠惰。祭服破了要燒掉,祭器破了要埋掉,用于蔔筮的龜策破了要埋掉,用于祭祀的牲口死了要埋掉。凡是在國君的廟裏助祭的士,祭過神後,都要把應得的壹份祭肉自己帶回家中。

  行過卒哭之祭,就要避免稱呼死者之名。但據禮的規定,與死者之名讀音相同的字可以不避,雙字之名只要避其壹字即可。如果趕上侍奉父母,就要避諱祖父之名;如果未趕上侍奉父母,則可不避諱祖父之名。在國君面前不避家諱,在大夫面前則應避國君之諱。讀《詩經》、《尚書》等經典,不須避諱;寫文章,不須避諱;否則將辭不達意,鬧出笑話。廟中的祭文和祝辭,不須避諱。國君夫人的家諱,即令是在和國君對話,臣子也不須避。婦人之名諱,僅限于家門之內。對大功、小功的親屬,不須避諱。凡是到了壹個新地方,要先打聽當地的禁忌;進到城裏邊,要先打聽城裏的風俗;進到別人家,要先打聽主人的家諱

  祭祀家外之神要用單數日,祭祀家內之神要用雙數日。凡用蔔筮的辦法來擇定吉日,本旬以外的日子稱作“遠某日”,本旬之內的日子稱作“近某日”。喪葬等事,應先蔔遠日;祭享等事,應先蔔近日。蔔時要說:“蔔個吉日,借助泰筮判個吉凶,泰筮的靈驗是壹貫的。”筮時要說:“筮個吉日,借助泰筮判個吉凶,泰筮的靈驗是壹貫的。”不管是用蔔或用筮,都不能超過三次。用了龜蔔,就不可再用蓍[shī] 筮[shì] ;用了蓍筮,就不可再用龜蔔。用龜甲來判定吉凶叫做蔔,用蓍草來判定吉凶叫做筮。蔔與筮,這是古昔聖王用來使百姓相信擇定的吉日吉時、崇敬祭祀的鬼神、畏服君長的法令而以神道設教的辦法,同時也是使百姓在徘徊猶豫之時借以作出決斷的辦法。因爲猶豫不決才進行蔔筮,既已蔔筮,就不可再對蔔筮的結果産生懷疑,已定在那壹天舉行祭祀,就必須在那壹天舉行

  國君的乘車將要套馬時,仆人應手執馬鞭立在馬前。馬套好之後,仆人要檢查車輪有無毛病並且試車。試車時,仆人要首先抖落衣服上的塵土,然後從右邊拉著副綏上車,以跪姿乘坐,拿起馬鞭,兩手分握缰繩,驅車前行五步而止。國君出來登車時,仆人要壹手把缰繩總握,用另壹只手將正綏遞給國君。國君登車之後,侍從們退向路的兩邊。車子開動以後,負責警衛的車右急忙跟在車後。車子走到大門口,國君按住仆人的手,示意停車,並回過頭來命令車右登車。車子經過城門、裏門和溝渠時,車右必須下車步行。凡是駕車的仆人,按禮來說,壹定要把登車繩遞給乘車者。如果駕車者的身份低于乘車者,乘車者就接受;不然的話,就不能接受。更具體地說,如果駕車者的身份低于乘車者,乘車者在接受登車繩時,應先用手按住駕車者的手,示意不敢當,然後再接受;如果雙方身份相等,就應當從駕車者的手的下方直接取繩。

  客人的馬車不可駛入主人的大門,這是表示謙虛。婦女乘車不可站著。犬馬不可牽到堂上。君子乘車時,遇到老年人要憑轼致敬,經過卿的朝位要下車示敬,進入城門不可馳騁,進入裏門必須憑轼致敬。國君命人召喚,即使來人的地位低賤,大夫、士也必須親自出迎,以示尊重君命。穿铠甲的人不拜,因爲著甲而拜有損軍容。祥車要空著左邊的尊位。如果乘國君的從車,可千萬不要空著左邊的尊位,因爲那樣就意味著國君去世。既然是禦者立在左邊的尊位,爲表示自己的局促不安,所以禦者始終作憑轼之姿。爲婦人駕車,要伸出左手執辔,右手後縮,這是爲了避免嫌疑。爲國君駕車,則要伸出右手執辔,左手後縮,朝國君略微俯身,以示敬意。國君不可乘奇邪不正之車。

  在車上不要大聲咳嗽,不要隨便指指點點。站著,視線達到車輪轉動五周的距離;憑轼行禮時,視線只達到馬尾;回頭看時,視線不得超過車毂。進入國都就改用策彗輕輕搔摩駕車的馬,降低車速,使塵土不至于飛揚到車轍之外。

  國君經過宗廟的門口要下車,遇見供祭祀用的牛要憑轼致敬。大夫、士經過國君的門口要下車,遇見路馬要憑轼致敬。臣子駕馭路馬,壹定要穿上朝服,雖然帶有馬鞭,但備而不用,也不敢把登車的引繩遞給別人;並且要站在車的左邊,必須憑轼致敬。牽著路馬步行,壹定要走在道路正中。凡是踐踏路馬草料者,有罰;估量路馬年齡者,有罰。


關于“曲禮上”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