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閑居

  孔子閑居,子夏侍。子夏曰:「敢問《詩》雲:『凱弟君子,民之父母』,何如斯可謂民之父母矣?」孔子曰:「夫民之父母乎,必達于禮樂之原,以致五至,而行三無,以橫于天下。四方有敗,必先知之。此之謂民之父母矣。」

  子夏曰:「民之父母,既得而聞之矣;敢問何謂『五至』?」孔子曰:「志之所至,詩亦至焉。詩之所至,禮亦至焉。禮之所至,樂亦至焉。樂之所至,哀亦至焉。哀樂相生。是故,正明目而視之,不可得而見也;傾耳而聽之,不可得而聞也;志氣塞乎天地,此之謂五至。」

  子夏曰:「五至既得而聞之矣,敢問何謂三無?」孔子曰:「無聲之樂,無體之禮,無服之喪,此之謂三無。」子夏曰:「三無既得略而聞之矣,敢問何詩近之?」孔子曰:「『夙夜其命宥密』,無聲之樂也。『威儀逮逮,不可選也』,無體之禮也。『凡民有喪,葡匐救之』,無服之喪也。」

  子夏曰:「言則大矣!美矣!盛矣!言盡于此而已乎?」孔子曰:「何爲其然也!君子之服之也,猶有五起焉。」子夏曰:「何如?」子曰:「無聲之樂,氣志不違;無體之禮,威儀遲遲;無服之喪,內恕孔悲。無聲之樂,氣志既得;無體之禮,威儀翼翼;無服之喪,施及四國。無聲之樂,氣志既從;無體之禮,上下和同;無服之喪,以畜萬邦。無聲之樂,日聞四方;無體之禮,日就月將;無服之喪,純德孔明。無聲之樂,氣志既起;無體之禮,施及四海;無服之喪,施于孫子。」

  子夏曰:「三王之德,參于天地,敢問:何如斯可謂參于天地矣?」孔子曰:「奉三無私以勞天下。」子夏曰:「敢問何謂三無私?」孔子曰:「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奉斯三者以勞天下,此之謂三無私。其在《詩》曰:『帝命不違,至于湯齊。湯降不遲,聖敬日齊。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圍。』是湯之德也。天有四時,春秋冬夏,風雨霜露,無非教也。地載神氣,神氣風霆,風霆流形,庶物露生,無非教也。清明在躬,氣志如神,嗜欲將至,有開必先。天降時雨,山川出雲。其在《詩》曰:『嵩高惟嶽,峻極于天。惟嶽降神,生甫及申。惟申及甫,惟周之翰。四國于蕃,四方于宣。』此文武之德也。三代之王也,必先令聞,《詩》雲:『明明天子,令聞不已。』三代之德也。『弛其文德,協此四國。』大王之德也。」子夏蹶然而起,負牆而立曰:「弟子敢不承乎!」

翻譯

  孔子在家休息,子夏在旁邊侍立。子夏問道:“請問《詩》上所說的‘平易近人的君王,就好比百姓的父母氣怎樣做才可以被叫做‘百姓的父母’呢?’孔子回答說:“說到‘百姓的父母’壹嘛,他必須通曉禮樂的本源,達到‘五至’,做到‘三無’,並用來普及子天下;不管任何地方出現了災禍,他壹定能夠最早知道。做到了這些,才算是百姓的父母啊!”

  子夏說:“什麽是‘百姓的父母’,學生已經領教了。壹再請問什麽叫做‘五至,?”孔子回答說:“既有愛民之心至于百姓,就會有愛民的詩歌至于百姓;既有愛民的詩歌至于百姓奮就會有愛民的禮至于百姓;既有愛民的禮至于百姓,就會有愛民的樂至于百姓;既有愛民的樂至于百姓,就會有哀民不幸之心至于百姓。哀與樂是相生相成。這種道理,瞪大眼睛來看,妳無法看得到;支楞起耳朵來聽,妳無法聽得到;但君王的這種思想卻充塞于天地之間。這就叫做‘五至’。”

  子夏說:“什麽是‘五至’,學生已經明白了。再請問什麽叫做‘三無’?”孔子回答說:“沒有聲音的音樂,沒有喪服的服喪,大體上已經懂了。這就叫做‘三無’。”子夏說:沒有形式的禮儀,“什麽是‘三無’,再請問什麽詩最近乎‘三無’壹的含義?”孔子回答說:“舊夜謀政,志在安邦’,這句詩最近乎沒有聲音的音樂;‘儀態安詳,無可挑剔’,這句詩最近乎沒有形式的禮儀;‘看到他人有災難,千方百計去支援’,這句詩最近乎沒有喪服的服喪。”

  子夏說:“您這番話太偉大了,太美妙了,太有哲理了!是不是話說到這裏就算到頭了呢?”孔子說:“怎麽會呢?君子在實行‘三無’的時候,還有‘五起’呢。”子夏說:”‘五起’怎麽講?”孔子說:“第壹,沒有聲音的音樂,百姓不違背 國君的心願;沒有形式的禮儀,國君的態度從容不迫;沒有喪服的服喪,設身處地地同樣非常悲傷。第二,沒有聲音的音樂,心願已經滿足;沒有形式的禮儀,‘態度恭恭敬敬;沒有喪服的服喪,愛心延及四方各國。第三,沒有聲音的音樂,上下心願交融;沒有形式的禮儀,上下和睦齊同;沒有喪服的服喪,使萬國之民競相孝養。第四,沒有聲音的音樂,四方聞者曰益增多;沒有形式的禮儀,‘天勝似壹天,壹月強過壹月;沒有喪服的服喪,使純粹的道德曰益光明。第五,沒有聲音的音樂,使響應之心紛紛而起;沒有形式的禮儀,普及四海;沒有喪服的服喪,傳及後世子孫。”

  子夏問道:“夏禹、商湯、文王的德行,與天地並列而爲三。請問怎樣才可以稱作是與天地並列而爲三呢?”孔子答道:“要遵奉‘三無私’的精神,以恩德招攬天下百姓。”子夏接著問道:“什麽叫做‘三無私’呢?”孔子答道:“就是像天那樣無私地覆蓋萬物,像地那樣無私地承載萬物,像曰月那樣無私地照耀萬物。按照這三條來招攬天下百姓,就叫做‘三無私’。這個意思在《詩經》裏也有所反映:‘奉行天命不敢違,至于成湯登君位。降下政教不遲緩,聰明謹慎曰向上。明德長久照下民,恭恭敬敬事上帝,帝命九州效法湯。’這就是商湯的德行。天有四季,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既有刮風下雨,也有下露降霜。這些都是天所顯示的教化,人君應當奉行以爲政教。大地承載著神妙之氣,風雷鼓蕩,萬物萌芽生長。這些都是地所顯示的教化,人君應當奉行以爲政教。聖人自身的德行極其清明,他的氣志微妙如神。在他行將稱王天下的時候,神靈有所預知,壹定要爲他生下賢能的輔佐之臣。就好像天降及時之雨,又好像山川飄出祥雲。有《詩》爲證:‘五嶽居中是篙山,巍巍高聳入雲天。中嶽高山降神靈,生下甫侯和申伯。只有甫侯和申伯,才是周朝棟染臣。諸侯靠他作屏障,宣揚盛德遍四方。這就是文王、武王的德行。夏、商、周三代稱王,在其稱王之前就已經有了美好的名聲。《詩》上說:‘勤勉不倦的天子,美好名聲千古傳。這就是三代聖王的德行。《詩》上又說:“太王施其文德,團結四方各國。這就是太王的德行。”子夏聽到這裏,壹躍而起,倚牆而立,說:“弟子敢不接受老師的這番教誨嗎!”


關于“孔子閑居”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