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喪

  奔喪之禮:始聞親喪,以哭答使者,盡哀;問故,又哭盡哀。遂行,日行百裏,不以夜行。唯父母之喪,見星而行,見星而舍。若未得行,則成服而後行。過國至竟,哭盡哀而止。哭辟市朝。望其國竟哭。至于家,入門左,升自西階,殡東,西面坐,哭盡哀,括發袒,降堂東即位,西鄉哭,成踴,襲绖于序東,絞帶。反位,拜賓成踴,送賓,反位;有賓後至者,則拜之,成踴、送賓皆如初。衆主人兄弟皆出門,出門哭止;阖門,相者告就次。于又哭,括發袒成踴;于三哭,猶括發袒成踴。三日,成服,拜賓、送賓皆如初。

  奔喪者非主人,則主人爲之拜賓送賓。奔喪者自齊衰以下,入門左中庭北面哭盡哀,免麻于序東,即位袒,與主人哭成踴。于又哭、三哭皆免袒,有賓則主人拜賓、送賓。丈夫婦人之待之也,皆如朝夕哭,位無變也。

  奔母之喪,西面哭盡哀,括發袒,降堂東即位,西鄉哭,成踴,襲免绖于序東,拜賓、送賓,皆如奔父之禮,于又哭不括發。婦人奔喪,升自東階,殡東,西面坐,哭盡哀;東髽,即位,與主人拾踴。奔喪者不及殡,先之墓,北面坐,哭盡哀。主人之待之也,即位于墓左,婦人墓右,成踴盡哀括發,東即主人位,绖絞帶,哭成踴,拜賓,反位,成踴,相者告事畢。遂冠歸,入門左,北面哭盡哀,括發袒成踴,東即位,拜賓成踴。賓出,主人拜送;有賓後至者則拜之成踴;送賓如初。衆主人兄弟皆出門,出門哭止,相者告就次。于又哭,括發成踴;于三哭,猶括發成踴。三日成服,于五哭,相者告事畢。爲母所以異于父者,壹括發,其余免以終事,他如奔父之禮。

  齊衰以下不及殡:先之墓,西面哭盡哀,免麻于東方,即位,與主人哭成踴,襲。有賓則主人拜賓、送賓;賓有後至者,拜之如初。相者告事畢。遂冠歸,入門左,北面哭盡哀,免袒成踴,東即位,拜賓成踴,賓出,主人拜送。于又哭,免袒成踴;于三哭,猶免袒成踴。三日成服,于五哭,相者告事畢。

  聞喪不得奔喪,哭盡哀;問故,又哭盡哀。乃爲位,括發袒成踴,襲绖絞帶即位,拜賓反位成踴。賓出,主人拜送于門外,反位;若有賓後至者,拜之成踴,送賓如初。于又哭,括發袒成踴,于三哭,猶括發袒成踴,三日成服,于五哭,拜賓送賓如初。若除喪而後歸,則之墓,哭成踴,東括發袒绖,拜賓成踴,送賓反位,又哭盡哀,遂除,于家不哭。主人之待之也,無變于服,與之哭,不踴。自齊衰以下,所以異者,免麻。

  凡爲位,非親喪,齊衰以下,皆即位哭盡哀,而東免绖,即位,袒、成踴、襲,拜賓反位,哭成踴,送賓反位,相者告就次。三日,五哭卒,主人出送賓;衆主人兄弟皆出門,哭止。相者告事畢。成服拜賓。若所爲位家遠,則成服而往。齊衰,望鄉而哭;大功,望門而哭;小功,至門而哭;缌麻,即位而哭。哭父之黨于廟;母妻之黨于寢;師于廟門外;朋友于寢門外;所識于野張帷。凡爲位不奠。哭天子九,諸侯七,卿大夫五,士三。大夫哭諸侯,不敢拜賓。諸臣在他國,爲位而哭,不敢拜賓。與諸侯爲兄弟,亦爲位而哭。凡爲位者壹袒。所識者吊,先哭于家而後之墓,皆爲之成踴,從主人北面而踴。凡喪,父在父爲主;父沒,兄弟同居,各主其喪。親同,長者主之;不同,親者主之。聞遠兄弟之喪,既除喪而後聞喪,免袒成踴,拜賓則尚左手。無服而爲位者,唯嫂叔;及婦人降而無服者麻。凡奔喪,有大夫至,袒,拜之,成踴而後襲;于士,襲而後拜之。

翻譯

  奔喪的禮節:剛壹聽到父親(或母親)去世的噩耗,二話不講,只用哭泣回答使者,盡情地痛哭;然後向使者詢問父母去世的原因,聽過使者的敘述以後,接著又哭,盡情地痛哭。于是就動身上路。每天的行程是壹百裏,白天趕路,夜間住下休息。只有奔父母之喪,在天上還可以看到星鬥時就早早起身趕路,到晚上滿天星鬥時才停下來休息。如果由于某種原因不能馬上動身奔喪,也可以在三天成服之後再動身。在奔喪的路上,每經過壹個國家的國境線都要哭,哭到充分發泄了心中的悲哀爲止。哭時要避開集市。望見本國的國境要哭,而且從此以後就哭不絕聲了。

  到了家門口,從門的左面進去,從西階登堂,走到靈樞東面,面朝西而跪,放聲痛哭,盡哀而止,這時候要脫去吉冠,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然後從西階下堂,在昨階之東就位,面朝西痛哭,同時還要跺腳;然後到東序東邊穿好衣服,戴上麻經,系上絞帶;然後再回到昨階東邊主人的位置,拜謝賓客,跺腳大哭;然後將賓客送到殡宮門外,再回到昨階東邊主人的位置。如果有的賓客遲到,作主人的還要向他們拜謝,跺腳大哭,送客出門,都和剛才所作的壹樣。送過賓客之後,主人的庶兄弟、堂兄弟都走出殡宮門,出門以後就停止哭泣,然後阖上殡宮的門,贊禮的相就告訴主人該到倚廬去了。第二天早晨哭靈的時候,仍然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跺腳大哭。第三天早晨哭靈的時候,’還是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跺腳大哭。第四天才把整套喪服穿戴齊備,但”對于來吊唁的賓客的拜謝和送出,其禮數仍和第壹天壹樣。

  奔喪的人如果不是主人,那麽對于前來吊唁的賓客人替他拜謝和送出。奔喪的人如果是齊衰以下的親屬,就由主在到達家門以後,從門的左邊進去,站在院子當中,面向北,放聲痛哭,盡哀而止;然後到東序東邊脫去吉冠,戴上免,系上麻腰帶,再站到自己應站的位置上袒露左臂,主人跺腳痛哭,自己也跟著跺腳痛哭。在第二天早晨、第三天早晨哭靈時,其打扮、其禮數也都和第壹天剛到家時壹樣。如果有賓客前來吊唁,就由主人替他拜賓、送賓。主人、主婦對于奔喪者的到來,都是站在朝夕哭時的位置上等待,不因奔喪者的到來而有所改變。

  嫡子奔母之喪,也是到了家門口,從門的左邊進去,從西階登堂,走到靈樞東面,面朝西而跪,放聲痛哭,盡哀而止;然後脫去吉冠,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然後從西階下堂,在昨階之東就位,面朝西痛哭,同時跺腳;然後戴上免,腰間系上麻帶。賓客前來吊唁,嫡子的拜賓、送賓之禮都和奔父喪時壹樣。只是在第二天早晨哭靈時就不再用麻繩束發,而是戴上免。

  婦人奔喪,是從堂東的側階上堂,走到靈樞的東邊跪下,放聲大哭,盡哀而止髻,再走到自己的哭位上。然後到東序去掉裹發的緬與主人輪流跺腳痛哭。面朝西露出發

  爲父親奔喪的人如果沒有趕在停殡待葬期間到家,那就要先到墓地上去,面向北而跪,放聲痛哭,盡哀而止。在家代他主持喪事的人接待他的禮數,是在墓左就位,婦人在墓右就位。奔喪者跺腳痛哭,盡哀而止,用麻繩束發;然後到墓的東邊就主人之位,戴上麻續,系上紋帶,跺腳痛哭;拜謝前來吊唁的賓客,回到原位,跺腳痛哭。這時候贊禮的相宣布哭墓的事情結束。奔喪者于是戴上帽子,回到家門口,從門的左邊進去;面向北,放聲痛哭,盡哀而止;然後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跺腳痛哭;然後到昨階之東就位,拜謝賓客,跺腳痛哭。賓客退出,主人拜送到門外。有的賓客吊唁來晚了,主人仍然是拜謝、跺腳痛哭、送客這壹套禮數,和開始的時候壹樣。這時候,主人的庶兄弟、堂兄弟都退出殡宮的門,出了門就要停止哭泣,贊禮的相就告訴主人該到倚廬去了。在第二天早晨哭靈的時候,用麻繩束發,跺腳痛哭。在第三天早晨哭靈的時候,仍然如此。第四天才把整套的喪服穿戴齊備。在第五天早晨哭靈的時候,贊禮的相宣告在殡宮要做的事已經結束。爲母親奔喪的人如果沒有趕在停殡待葬期間到家”只有在從墓地剛回到家裏時用麻繩束發壹次,其余的時候都是戴著免行事,除了這壹點以外,其余的禮數都和奔父之喪壹樣。

  奔齊衰以下親屬之喪,如果來不及在停殡待葬期間趕回,就要先到墓地,面朝西痛哭,盡哀爲止。在墓的東邊脫去吉冠,戴上免,腰間系上麻帶,然後就位,和主人壹道痛哭跺腳,然後穿好衣服。有賓客來吊,就由主人拜賓、送賓。來吊的賓客如有遲到者,拜賓、送賓的事仍由主人承擔,就像剛才壹樣。贊禮的相宣告哭墓的事完畢。奔喪者于是戴上帽子,回到家門口,從門的左邊進去,面向北而哭,盡哀爲止;然後戴上免,袒露左臂,跺腳痛哭;然後在昨階之東就位,主人爲之拜賓,而奔喪者跺腳痛哭。來吊的賓客退出,主人拜謝送出門外。在第二天哭靈的時候,戴上免,袒露左臂,跺腳痛哭。在第三天哭靈的時候,仍然如此。第四天才把喪服穿戴齊備,在第五天哭靈之後,贊禮的相就宣布.奔喪禮結束。

  聽到父母的噩耗而又不能奔喪,在這種情況下的禮節是:放聲痛哭,盡哀爲止;然後向使者詢問父母去世的原因,問罷,又放聲痛哭,盡哀爲止。于是趕忙安排靈堂,設立哭位,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跺腳痛哭;然後穿好衣服,戴上麻紐,系上絞帶,在昨階下就主人之位;拜謝前來吊唁的賓客,拜謝之後回到原位,跺腳痛哭。來賓退出,主人拜送于門外,然後又返回原位。如果有的賓客來吊唁時遲到了,主人照樣要表示拜謝,跺腳痛哭,送客出門,就像接待沒有遲到的賓客那樣。第二天哭靈的時候,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跺腳痛哭。在第三天哭靈的時候,還仍然如此。到第四天才把整套喪服穿戴齊備。在第五天哭靈的時候,拜賓、送賓的禮數和第壹天壹樣。

  如果奔喪者是在家人除去喪服之後方才歸家,那就要先到墓地上去,痛哭跺腳;然後到墓東就主人之位,用麻繩束發,袒露左臂,戴上麻紐,然後拜謝來吊唁的賓客,返回原位跺腳痛哭,送賓出門;然後回到原位,又痛哭到盡哀爲止,于是除去孝服。回到家中就不再哭了。原先在家代爲主持喪事的人在接待奔喪者時,可以不再脫下吉服而改穿孝服,可以陪著奔喪者壹道哭泣,但不再跺腳。齊衰以下的親屬在家人除去喪服之後方才歸家,其奔喪的禮數和上邊講的基本相同;所不同的只是在墓地上頭上戴免,腰間系上麻帶,而不再用麻繩束發和袒露左臂。

  凡是在外地排列遙哭的位置衰以下的喪事,都要各就各位,吉冠,戴上免·,腰間系上麻帶;只要不是父母的喪事,壹而是齊痛哭盡哀;然後走到東序,脫下然後就位,袒露左臂,跺腳痛哭;然後穿好衣服,拜謝前來吊唁的賓客;然後返回原位,又痛哭跺腳;然後送走來賓,返回原位,于是贊禮的相就宣告居喪的人該到門外守喪的廬舍中去了。在三天之內哭夠了五次,哭泣于是停止。贊禮的相宣告禮畢。第四天將喪服穿戴齊備,如有賓客來吊,則拜謝之。如果設立哭位之家離自己的住處遙遠,就可以在成服之後前往。

  奔喪者與死者的關系如果是齊衰之親,那就要在望見家鄉時開始哭不絕聲;如果是大功之親,那就要在望見家門時開始哭不絕聲;如果是小功之親,那就要在走到家門口時開始哭不絕聲;如果是紹麻之親,那就要在就位以後才哭不絕聲。同姓而無服的族人死了,就到祖廟裏哭他壹次;母親或妻子的族人死了,就在寢室裏哭他壹次;老師死了,就在廟門外哭他壹次;朋友死了,就在寢室門外哭他壹次;曾經禮相往來的人死了,就在野外張開篩慢,在裏面哭他壹次。凡是因故不能奔喪而在國外設位而哭,壹律不必致奠。臣下聽到君上的死訊,未能奔喪,爲位而哭,其規定是:爲天子哭九天,爲諸侯哭七天,爲卿大夫哭五天,爲士哭三天。大夫在別國爲位哭其舊君,如有賓客來吊,自己不敢以主人自居而表示拜謝。出使他國的臣子,在他國爲位哭自己的國君,如有賓客來吊,也不敢以主人自居而表示拜謝。諸侯出嫁到別國的姑、姊妹死了,諸侯也是在本國爲位遙哭,如有賓客來吊,自己也不敢以主人自居而表示拜謝。凡是在國外爲位而哭,只是在聞喪的當天袒露左臂壹次,以後就不必了。

  死者的朋友和好友從外地前來吊唁,來到時死者已經下葬,這就要先到死者家中去哭,然後再到墓地去哭;無論是在家中哭還是在墓地哭,哭的時候都要跺腳,而沮.都是跟著主人,面向北,和主人交替跺腳。

  凡是辦理喪事,只要父親健在,就由父親作喪主;如果父親去世,兄弟即令尚未分家,也是各自主持自己妻子兒女的喪事。如果大家都和死者壹般親,那就由其中的年長者主持喪事;如果大家和死者的關系有親有疏,那就由與死者關系最親近的人主持喪事。聽到遠房兄弟的死訊很晚,是在除喪以後才聽到的,其禮節是頭上戴免,袒露左臂,跺腳痛哭,但在拜謝前來吊唁的賓客時卻是采用吉拜的方式:將左手放在右手上面。沒有喪服關系卻要站在按照親疏排定的位置上哭泣的,只有嫂子與小叔之間,以及本來有服但因出嫁降爲無服的族姑、族姊妹之間,但要將吊服上的葛續改作麻續。凡是士奔喪到家作爲主人正在行禮的時候,如果有大夫前來吊唁,那就要先袒露左臂,向大夫拜謝,跺腳痛哭之後再穿好衣服;如果是士前來吊唁,那就要在穿好衣服以後才對他拜謝。


關于“奔喪”的用戶留言:

目前暫無留言

新增相關留言